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方有始终(番外一:岁岁年年)

*本子完售。解禁番外。百年一遇的粗长。

*一半发生在正文时间线之前,一半发生在正文时间线之后的故事。

*属于他们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前文:      四             

--------------------------------------------

五分钟前的叶修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和自己的宿敌在一起,况且那人还是个有腿毛的糙汉子。

七分钟前他照例在赛后嘴炮了对方几句,结果也不知是哪句话戳中了对方的痛处,等他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被摁住肩狠狠地推到了墙壁上。背后传来撞击的痛感,双唇被柔软覆上的那一瞬间叶修只来得及庆幸——此时的选手通道除了他俩再无旁人。

韩文清头脑冷静后很快松开了叶修,看着对方愣愣的眼神以及泛着水光的嘴唇,霸图队长的耳根竟泛上一抹红。

“叶秋那个……”

“我说老韩……”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双方沉默三秒。

“你先说!”

“你先讲。”

又是异口同声。

“我先来。”这回叶修没有跟韩文清客气,率先抢了话语权直截了当地问:

“韩文清你几个意思。”话是疑问句,尾音却沉得可怕。

“你理解的那个意思。”韩文清面不改色。

“我理解什么意思了我,你到底……”

“我喜欢你。”韩文清打断对方即将控制不住的恼羞成怒,看到叶修显然没有反应过来的表情想了想又重复一遍。

“叶秋,我喜欢你。”

叶修惊愕地瞪大眼睛,“韩文清你!”他猛地捶了一下身后的墙壁没有再说下去,脑子里一团浆糊的混乱感让他莫名烦躁起来。几乎是撕扯一般掏空了队服的口袋摸出一根有些揉皱的香烟,也不管不停掉着碎渣的烟丝和选手通道不准吸烟的规定,直接点上塞进嘴里小半截深深吸了一大口。

烟圈从微肿的双唇中吐出,叶修的目光在烟雾缭绕间显得有些迷茫,烦躁感被尼古丁安抚下几分,但另一种情绪却开始死死纠缠着他。

“老韩,我不是同性恋。”

像是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叶修终于开口。

“我知道,我也不是。”

“那你还……”

“叶秋。”韩文清突然拔高音量再次打断对方,他握紧双拳抬头直视那人的眼睛。
“我喜欢的是你。这跟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没有关系。”

“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叫叶秋。”

“而我喜欢的仅仅只是他而已。”

铿锵有力的告白宣言让韩文清说完有些微喘,他看着对方逐渐低垂的眉眼突然有些紧张。

叶修没有说话,沉默着任凭指间的烟一点点缩短,长段的烟灰颤巍巍地悬在半空终于被一弹指抖掉。

他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后跟碾了碾踩灭。出口的声音干涩沙哑。

“韩文清。”他说,“有些话我本来打算一辈子烂在肚子里的。”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不得不把这些小心思讲出来。”

“我知道这条路难走,想必你也清楚。对于结果如何我没有多大信心。”

“但我相信,韩文清,或许你可以给我信心。”

“所以啊,恭喜你老韩,告白成功了。”

“我也喜欢你,从很早之前就。”

他勾勾嘴角,站在逆光处。五官模糊身后却亮得耀眼。

 

“所以说,那是你的初吻?”叶修转头问一旁握着方向盘的韩文清。

对方点点头。

“嘿,巧了,我也是。”

“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韩文清无语黑线。

“这说明我对你的忠贞啊老韩,你看我都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你了。”

“各种层面上的。”韩文清接话。他想果然跟某人待久了嘴炮功力也是会上涨的。

秒懂的叶修开始谴责韩文清怎么可以白日开车,韩文清表示不他开车难道还让叶修这个连驾照都没有的人来开?叶修继续抨击韩文清故意曲解他人语意企图蒙混过关,韩文清冷哼一声不予理会。两人就这样很没技术含量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话题偏着偏着又偏回了最初的问题。

“话说张新杰在某些方面的观察力还真是敏锐得可怕,我觉着咱两藏得挺好的,连沐橙都说没发现。

“不是新杰。”韩文清答,“是张佳乐。”

“张佳乐?!”叶修惊得身子一抖,差点把手中几乎满溢的咖啡泼洒出来。看向韩文清的脸上写满我不相信。

“真的是……张佳乐?”

“是。”

 

作为先于苏沐橙和张新杰发现二人关系的的第一人,张佳乐表示自己心很累。他倒真不是什么喜欢打听八卦的主,只是这个惊天大秘密偏偏硬是找上了他。张佳乐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有什么不幸体质了。

那次他吃坏了东西正在厕所隔间捂着肚子呲牙咧嘴,就听到有人进了厕所还反锁上了门。几乎是下意识地张佳乐立刻停止叫唤,安静坐在马桶上有些小忐忑。

隔间外传来衣料摩擦声,接着是拨号键盘音。沉默几秒后张佳乐听见外头那人“喂”了一句,低沉的嗓音让他瞬间僵直。

为什么队长会跑到厕所打电话啊!现在我想出去也完全不敢出去了好吗!张佳乐抓狂。

还没等他揪完头发,接下来的一段对话却是彻底刷新了他的三观。张佳乐坐在马桶上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听完了自家队长和某位叶姓人士长达三分钟的通话,直到隔间外的人离开他还处于死机状态久久不能回神。

走出厕所的张佳乐脚不是虚浮的,去水房打水顺便路过的林敬言也只当他是腹泻引起的脱水症状,拍拍肩安慰两句便转身走了,完全没注意到对方此时碎裂的表情。

这个世界太玄幻了。张佳乐想,默默抱紧接收了巨大信息量的自己。

 

韩文清发现张佳乐最近有点怪。训练时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但只要是私下里碰见就必定想方设法绕道走,眼神躲躲闪闪还总是欲言又止,明明自己这几天也没怎么凶他。韩文清有点小郁闷。秉着身为队长有义务关心队员心理状态的原则,他决定拜托副队张新杰去探探究竟。

叩叩叩,清晰的敲门声响了三下。

在游戏里战得正酣的张佳乐火速扯掉耳机,手机塞进枕底翻身上床,一把扯过被子就把自己从头到脚裹了个严严实实,闭眼装睡。

门外那人没等到回应便直接推门而入,“啪”的一声打开了大灯。张佳乐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激得哎呦哎呦叫唤出来。

“不用装了。”张新杰扶扶眼镜,“我知道你在玩手机。”

张佳乐苦着脸从被窝里爬起,十二分不愿意地在枕头底下摸索一番把宝贝手机掏出来,递到张新杰面前。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把手机又推了回去。

“今天先不收你手机。”他说,无视对方眉间跃然而上的喜色。

“我来是有要事跟你谈。”说着指了指房间里另一把凳子,“你先下来坐好。”

张佳乐慢吞吞地挪下床,咽了咽口水,坐到张新杰指着的那把椅子上。在副队毫无遮掩的目光下,他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如坐针毡。

“呃,副队你说吧。”张佳乐小心翼翼地开口。

张新杰皱了下眉。“你……”他停顿一下,像是思考该怎么说比较合适。两秒后他看向张佳乐。

“你最近是不是对队长有什么想法?”

对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猛烈咳嗽起来。

我怎么可能对队长有什么想法!有想法的明明……明明就是某人!

很显然,前不久经历过巨大冲击的张佳乐极其自然地想歪了。

看到对方扭曲的表情,张新杰继续和颜悦色地循循善诱。

“你不用紧张,队长他不是不讲理的人。有情况向我反映就好,霸图队内需要团结。”

“不是啊副队。”张佳乐急忙在话题向更不对劲的方向发展前打断张新杰,“你难道没有发现……队长最近不太对劲吗?”

他的表情像是快要哭出来。

张新杰有些发愣,冷静下来后开始脑内迅速回顾韩文清在最近三周里除训练之外的日常表现。

毫无异常。五分钟之后他下定结论。

“副队。”发现张新杰还是没有get到重点,张佳乐觉得自己还是说明白一点好了,“你难道没发现队长的电话业务很频繁吗?”

霸图副队陷入沉思。

韩文清近些日子的确是比往常多了不少通话。换做别人张新杰认为实属正常,但韩文清他可是霸图出了名的不常用手机的主,一是因为家就在Q市无需定时和家里保持联系,二是因为他的交际圈也就霸图这么些人,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根本没有通话必要。

所以现在的情况,一定是有大事发生。

张新杰心下肯定了张佳乐的猜测迅速倒戈阵营,镜片在他起身时闪过冷冽的光。

“好,我了解了。”他拍拍张佳乐的肩。

“你先睡觉吧,剩下的我来处理。”

张佳乐看着张新杰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默默在心底喊了句副队加油。

韩文清发现自从他拜托张新杰开导队员后,不仅是张佳乐,就连张新杰自己也变得怪起来。不过他的怪跟张佳乐不一样,他的怪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除训练睡觉上厕所外找尽各种理由跟着自己。高涨的热情让韩文清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欠自家副队债了,以至于张新杰要想方设法把他控制在视线范围内。

“队长,等一下。”张新杰迅速收拾桌子叫住正欲离开的韩文清。

这已经是第十八次了,韩文清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烦躁。他揉揉抽痛的额角,吸气,呼气,吸气,呼气,终于还是按捺不住转身冲对方沉声道。

“新杰你来一趟。”

张新杰冷静地看着眼前已经黑了大半脸色的韩文清,不等对方开口索性自己先发制人。

“霸图的核心是你,所以我觉得队长你的精神状态很重要。”

“嗯。”韩文清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我没有窥探你隐私的意思,但根据我近日来的观察发现队长你的不正常状况表现为吃饭时常心不在焉,休息时间看手机次数增多,电话业务频繁甚至那次三天休假直接飞离Q市但在当天又飞了回来。上述几点根据我的感受,都不像是你的风格。”

自己这几天的确电话多了点,韩文清反思。但还不是因为叶修那家伙也不事先露个风声就这么直截了当地退役了,而且退役不够居然还向家里出柜!太过担心他才会趁假期立刻跑去兴欣,没想到那人又以新赛季为由把自己塞上飞机赶回来了。

张新杰看着对面沉浸在思考状态下的韩文清,决定还是先把话说完。

“所以,”他扶了扶眼睛,表情严肃起来,“容我冒昧一句。”

“队长你……”

韩文清抬头。

“是不是谈对象了。”

对面那人彻底黑了脸。

韩文清显然是没想到张新杰会来这出,还没做好向队友坦白准备的他猝不及防地被惊了一小下。当然,只是内心上。缓过来后,韩文清决定岔开话题,见机行事。

“我没女朋友。”但有男朋友。

“也没谈对象。”他已经收了我的戒指,姑且算是不合法的夫夫关系,超过了恋爱范畴。

“所以,新杰你不用担心。”

对方的一脸正经让张新杰疑惑起来。这不可能,他习惯性地用大拇指摩挲着下巴,紧锁眉头沉思,自己的分析应该没有错,已经排除了其他所有的可能情况,只剩这一种可信度最高。

莫非,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张新杰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天总是监视一般观察韩文清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至于之后得知真相的张新杰,早就清楚真相的张佳乐以及一个无辜卷入的林敬言是如何震惊于队长的惊天大秘密的,就都是后话了。

比起韩文清这里的波澜四起,叶修那可谓是平淡地令人无语。

苏沐橙无意从张佳乐那得到消息,便直接询问叶修。叶修点点头极其爽快地承认了,第二天全兴欣就都知道了。

大家集体表示了一下非常震惊外加魏琛和方锐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调侃了叶修三天三夜,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修表示队员接受能力如此强大,他甚是欣慰。

 

“你那边可真够惨烈的。”叶修听完韩文清的叙述,拍着椅背取笑他。

“没想到张新杰的脑洞这么大,跟他的性格也太不搭了。”

“不过老韩,这可要怨你自己。怎么那么容易就让张佳乐听见了?好歹也要找个偏僻的地方再打啊。”

还不是因为担心你。韩文清腹诽。伸手把快要倒在他身上的某人推了回去。

“坐好。别影响我开车。”

末了又补上一句。

“再乱动晚上让你动个够。”

叶修老脸一红,乖乖窝在座椅上不吭声了。

 

韩文清慢慢把车倒进车位,停正,拉上手刹。

叶修刚打开一点车门,凛冽的寒风就夹杂着无数细小冰粒从缝隙中涌进来,冻得他一哆嗦。

“老韩,要不还是别去了吧。反正他们又不知道我们要来。”叶修企图怂恿韩文清加入己方阵营。

对方没有理会,直接用关上车门的巨大响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下车。”叶修听到韩文清的声音模模糊糊地透过缝隙传来。

进了室内感受到暖气的温度,僵直的手脚总算是恢复一点知觉。叶修搓着泛红的手掌觉得指头麻酥酥的。

两人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2017号包厢前,刚一推门就听见某位的魔音贯耳。

“我去!老叶你不是说不来了吗怎么又……”显然是注意到了叶修身后的韩文清,黄少天立刻减小音量,“啊哈哈,老韩也来啦。”他挠挠头,干笑两声,手疾眼快地扯过自家队长当救兵。

“韩队,叶前辈。先进来坐吧。”喻文州微笑,不动声色地把黄少天拉到另一边去,冲门内比了个请的手势。

叶修调侃对方真护短,韩文清点点头打声招呼,两人便直接进了包厢。

房内的气氛可谓火热。

一角的小茶几旁肖时钦和王杰希不知在谈些什么,周泽楷支楞着下巴安静听着;作为唯二女性的苏沐橙和楚云秀一人拿杯果汁窝在沙发上,顺便时不时给手机另一端的戴妍琦爆点料;林敬言被张佳乐和方锐强行押在点歌机前赛歌,张新杰充当临时裁判。叶修刚一走进张佳乐就飙上高音,过高的分贝刺激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难听。他在心里迅速给对方唱功打了差评。

苏沐橙最先发现二人的到来,她起身朝左边那人招招手。

“叶修你来啦,迟到了要惩罚~”

“别闹。”叶修轻轻抱了一下苏沐橙的肩,顺便伸手拦住强行凑上来的黄少天。

“苏妹子你早知道老叶要来了!?怎么不事先告诉我!”

“因为,”苏沐橙吐了一下舌头,“我也不确定他到底会不会真的来。”说着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叶修身旁的韩文清。

无力反驳的黄少天只好默默闭嘴,跑去找张佳乐K歌发泄了。

唱歌技能为负的叶修和韩文清就这样一人霸占了一个沙发角落,看着陆续加入唱K大军的众人挤在点歌台前点歌,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嗑顺便努力回绝其他人的献唱邀请。

叶修嘴炮技能满分,再加上向来厚脸皮惯了集火之下也丝毫不为所动。相较之下韩文清这儿就有些惨,自家三个队员都不站在他这边,更别说就指望着看好戏的叶修。最后被迫无奈只好上去唱了一首《套马杆》。开口那一瞬间叶修就很不给面子地笑倒在沙发上,结尾时更是没笑得差点背过气去。这儿的人大多都是交情颇深的朋友,没有联盟里其他选手那么畏惧他。此时一个两个肆无忌惮地笑作一团,嚷嚷着再来一首。

韩文清周身的尴尬之气都快实体化了,幸好最后还是苏沐橙良心发现提出玩游戏,总算是替他解了围。

游戏叫king game。韩文清没听说过,叶修也只在以前从方锐还有苏沐橙那知道个大概。

正在兴头上的众人给韩文清简要解释了几句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懂,抢沙发坐的抢沙发,没抢到的就拉把小椅子围聚在茶几旁,直接开始了。

张新杰作为霸图副队还是替队长着想的,趁着发牌空隙简单给对方做了一番解释韩文清这才勉强懂个规则。

“来来来,谁抽到小王了,抽到小王的是国王。”黄少天发完牌嘴就不停。

大家统一翻开自己的牌面,张佳乐突然兴奋地笑出声来。

“我!我是国王!”他两指夹着那张小王有些洋洋得意。

“我想想干些什么好呢……”

张佳乐的视线在众人之间徘徊一圈,自动跳过了妹子们和韩文清。

“那就,五号!五号上去唱首歌,要情歌!”

“谁是五号?”楚云秀用胳膊肘顶了顶苏沐橙,对方摇摇头表示不是她。

“五号五号!五号快站出来!”黄少天直接喊起。

“别逃啊五号,逃是没有用的。”方锐眯着眼,显然是逃过一劫的愉悦。

叶修一抖手腕把牌甩在茶几上。

“别嚷嚷了,五号是我。”

原先已经兴奋起来的众人这下更兴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没想到你也有今天!”黄少天毫无顾忌地嘲笑起来,被当事人甩了一个大白眼。

“叶领队,自求多福吧。”肖时钦一副明显憋笑的表情。

喻文州没有说话,但那弯着的眉眼就证明看到某人中枪他心情不坏。

“快点去,老叶早死早超生啊。”方锐半推半搡地把叶修推上台,迫不及待地往对方手里塞了一个话筒。

“我来点歌!”罪魁祸首张佳乐自告奋勇地跑到点歌机前,黄少天也跟着凑了过去。

两人在机器前嘀嘀咕咕一阵子,最终按下一首。

“老叶,你唱《多幸运》。”

伴奏已经响起。

“可是我不会啊。”叶修还想要推拒,企图获得一丝谈判余地。

“你直接看着提示词唱就好了!”张佳乐在越来越大的伴奏声中朝台上吼。

确信自己逃不过的叶修只好拿起麦克,盯着屏幕上的提示词准备跟着伴奏哼哼几句了事。

『在亿万人海相遇,有同样默契,是多么不容易』

第一句出口,他突然收回懒散的站姿。

『你懂得我的固执,我懂你脾气,两颗心在靠近』

“别老在我面前那么倔。”

叶修不止一回听韩文清这么说过。

退役后的那次,擅自出柜的那次,为了不让韩文清担心谎称自己没病的那次,还有许多许多他觉得自己可以对方却担心的要命那些时候。韩文清每每知道真相总是黑着脸训他一通,然后叹口气有些疲惫地把他圈进怀里。

“叶修。不想让我担心,就别逞强。”

他一下一下戳着对方的腰。

“韩文清。你这爱教训的脾气也就我受得了。”

『多幸运,在最美的年纪』

『遇见你,没有遗憾和可惜』

多年前还和苏沐秋挤一张小铁板床的时候两人就喜欢在黑夜里畅谈人生。

苏沐秋说他以后的梦想就是赚钱,把妹妹供到大学,然后娶一个腰细腿长的漂亮妹子共度余生。

叶修笑着说他俗,被苏沐秋翻了一个大白眼。

“就你清高,叶大少爷。”

“诶诶诶,别介。你理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挺好的,真的。”叶修语气格外真挚,然后就被一个后蹬腿踢下床半截。

悬在床沿的某人摸摸鼻子。是不错啊,他其实也想找个腰细腿长的漂亮妹子来着。

可惜最终两人都没有娶到这样的妹子。

苏沐秋的妹妹长成了这样的妹子,但她能做的仅仅是给哥哥献一束花。

而叶修,他遇见了韩文清。

『爱你这件事情,成为我,今生最对的决定』

叶修记得自己说过,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是碰上了韩文清最开心的事也是碰上了韩文清。

这个男人在叶修意气风发的时候出现,跟他拼高下,争冠军。在叶修如履薄冰的日子里陪伴左右,告诉他不用担心,有我在。

他懂得叶修的强大,也理解他的脆弱。

叶修无法想像自己的人生没了韩文清会怎样,就像他没法想象他的人生没了荣耀会怎样。

“谢谢你的十年。”

这是叶修对韩文清说过的最矫情的话。

“我也感谢你,十年不弃。”

这是韩文清对叶修说过的最深情的话。

他们或许永远都不会告诉对方自己爱对方爱得到底有多深。

就像叶修这辈子都不会告诉韩文清,他为出柜失眠了多少夜。

就像韩文清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叶修,因为出柜自己挨了多少打。

爱你,便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选手通道里的冲动与点头,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我相信,你就是那唯一,愿陪你到底』

“那就说好了,一辈子的。”

银色的“Love You”泛着新雪的微光。

“嗯,一辈子。少一分、一秒都不行的一辈子。”

浅淡刻痕的“Forever”在烟火散去的夜空里那么闪亮。

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恋爱,

遇见你之后我恋爱没想过和别人。

『多幸运遇见了你,多幸运爱上了你』

“多幸运,能在一起”

叶修直视韩文清的眼睛,对方的目光也落进眼底。

他读懂了里面包含的爱恋,尊重,理解还有许多道不明说不清的情绪。

无妨,叶修笑笑。

麦克搁到一边,无视其他人对于自己擅自下台的抗议径直朝韩文清走去。

岁岁年年,时光不老。

那些情绪,他有的是时间,

慢慢猜。



END

评论(6)
热度(95)
  1. abcdefghui和风清柚 转载了此文字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