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半盏灯(下)【END】

*妖怪paro。架空设定。

*河神韩文清X狐妖叶修

*粗长完结。已经看过前上和中的GN可以直接看这一篇,没看过的可以直接戳全文链接。

@阿九 姑娘的点文

全文链接

-------------------------------------------------

 

叶修是狐族唯一一只成过仙的狐狸,至于这个“过”字,全因三年前的事而起。

 

当年的叶修法力无边,甚至诸位神仙都拿他毫无办法。好在他并不因此为非作歹,还算是只守规矩的狐狸,有些事情天上那几位也就随他去了。五年前他升了仙后,开始游历人间,就当所有人以为这只狐狸要从此销声匿迹时,三年前的某一天叶修公然保护一位名为苏沐秋的除妖人再次震动妖界,而这事也不知为何捅到了天界。天界在以狐族的刘皓为首的诸多妖怪的愤怒呼声中,只好砍去叶修一半修为,贬下凡界。从此,这只叱咤一时的狐狸便真的了无音讯。

 

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逃过了一劫,直到韩文清在自己的洞府里发现了一团毛绒绒的不明生物。

 

当时的叶修伤得很重,砍修为可不是小事,如有不慎便会伤及性命。河神请来了张新杰,调养了一阵对方的身体才慢慢转好。那只狐狸等到终于恢复至能去外界走动了,一个不留神又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韩文清气得砸碎了一盏上好的骨瓷杯,派人在妖界凡界找了整整三个月,遍寻无果后只得作罢。

 

叶修这一去又是一轮春夏秋冬,再次回来时不再孤身一人,身后多了一个小女孩——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

 

“沐橙的事我会处理好。”叶修淡淡答道。

 

韩文清起身,“别装傻,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狐狸看着他弯起眉眼,“我还真不知道。河神大人您说明话。”

 

韩文清紧了紧拳头,强忍着没发作:“当初那件事谁不知道是刘皓那小子耍的诡计。你当初救苏沐秋虽是震动妖界,但其实也就我们几个和各族长老知道。按理来说不可能在一夜之间传遍大小角落。”

 

他抬眼瞥了一下叶修的脸色——还算正常——韩文清继续道:

 

“况且这事本来已经压住了风声,刘皓不知搞什么鬼名堂拉了一帮人非要跑去要求声张正义,把天界闹得没法了才做了那样的决策。”

 

“他就是看你不顺眼想把你从狐族的至高点拉下来,真是阴暗地够可以。”

 

韩文清越说越气,语气里的厌恶不加掩饰。

 

反观当事人却像个没事人似得坐在一旁,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听评书般听得津津有味:

 

“然后呢?我要怎么样?”

 

“叶修!”韩文清看着对方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可是一半的修为!你就甘心?!你刚到我洞府里时新杰说你活下来的几率只有六成!”

 

“你差点就死了你知道吗!”

 

叶修叹了口气,在韩文清灼热的视线中把架着的腿放下。

 

“老韩,我这不是没死嘛。”

 

“当初救沐秋时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一半的修为还便宜我了。”狐狸笑笑,仿佛一半的修为跟菜摊上六文一斤的大白菜相差无几。

 

“刘皓心术不正,即便现在混了个狐族长老的名头也终究成不了大器。我何必和这种人计较。”

 

“再说若与他争斗免不了会损己,沐橙还需要我照顾,我不能负了她哥的嘱托。”

 

“气多伤身啊,韩文清大人。”

 

青年不知何时又变成毛绒绒的雪白球团在床边,黑亮的眼睛盯得韩文清别开脸去。

 

“哼。算了。随你。”

 

河神大人攥了攥床单。

 

这狐狸,真拿他没办法。

 

 

 

韩文清渡劫前毫无预兆。那天正赶上叶修例行去张佳乐那淘百花酿,在成功把对方气得跳脚大喊“叶不修你个混蛋!下次再敢来我揍死你!!“之后,狐狸心满意足地起身回家。

 

想着去老韩那走一遭送一坛子酒增进一下“邻里感情”,迎接他的却是空荡荡的洞府。

 

“韩文清大人已经渡劫成功了。”颤颤巍巍的小侍卫是这么告诉他的。

 

也不知心中是何般滋味,叶修只记得他笑着把那坛酒交给对方嘱咐一定要收好,不做片刻停留回了自己洞府,直到傍晚时分被苏沐橙叫起吃晚饭才回过神来。

 

“叶修,怎么了?”心细的小姑娘早在叶修进洞府时就看出了对方的不对劲,现在才找到机会开口询问。

 

叶修摇摇头,“老韩上天了。我是说,成仙。”他给自己舀了一碗汤。

 

“那他还会回来吗?”

 

“这个嘛······谁知道呢。”

 

叶修盯着碗里起起伏伏的凉瓜末咂了一口,

 

“啧,真苦。”

 

苏沐橙目光不及之处他的眼神黯淡下来。

 

 

 

“叶修叶修,这次的花灯节你自己去呗。我和秀秀已经约好了就不陪你了。”

 

苏沐橙笑眯眯地冲叶修挥挥手,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家哥哥。

 

心灵受到巨大伤害的叶修:······

 

真是妹大不中留了,狐妖大人做45°角伤感状。

 

人间依旧是火树银花夜,流光盈彩天。只是相比往年多了一份形单影只的落寞。

 

叶修绕过人多的廊桥,沿着回廊慢慢走着。过路姑娘们小心翼翼的眼神和绯红的双颊让他不由失笑。这幅皮囊还真是有点惹眼啊。

 

“哎,这位公子,您又来啦?”叶修闻声停下脚步,面前的小贩有些眼熟。
    “你记得我?”

 

“那可不。”小贩指了指自己摊上的花灯,“去年您可是在我这看了好久的灯。上回瞧见您就觉着您气度不凡,这印象一深就记住了。”

 

“对了,您身边那位有几分侠气的公子怎么不在?上次他在我这买了灯,火急火燎地,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他······”叶修迟疑了一下,“他出远门了。”

 

“唉,那还真是可惜啦。今年的花灯节可比往年都要盛大。”

 

小贩摇着头,突然弯下腰来提起一盏莲花灯,

 

“公子,要不您放盏花灯?写上心爱姑娘的名字,保不齐神明保还能促成一段姻缘呢。”

 

“不必了。”叶修笑着推拒。那小贩却像铁了心要让叶修收下似得,继续道:

 

“怎会不必,就算公子您没有心上人,写个至亲之人的名也行啊。这河里的神明看到了说不准就能保您一家老小平平安安,也算积福不是?再说我想您那位朋友也定然不会希望您来花灯节空走这一遭,您就算不为自己也想想那位公子。这花灯,不收您钱!”

 

叶修被这小贩的伶牙俐齿说得毫无办法,接了对方递来的纸笔沉思一会,一笔一笔工工整整地写在纸上,折好塞入花灯递给小贩。

 

“好嘞,这就给您放河里。”

 

莲花灯被摇曳的烛光映得薄如蝉翼,在泛着水波的河面上开得甚是娇艳。那点星火缓缓向河中心靠拢汇入其余烛光之中,满河的莲花恰似万千星辰。

 

叶修静静地看着花灯消失在视野,告别小贩转身离去。

 

 

 

“这花灯怎么漂到这来了?”正在河边洗衣的姑娘从水里捞起已经湿了半截的莲花灯。

 

“许是昨夜花灯节不小心顺着支流漂到这的吧。”她身旁的同伴猜测道。

 

那姑娘取了中心的蜡烛,就见里面还塞着一张白纸,已经被河水浸湿了一些。

 

“韩文······最下面的字看不清了。”姑娘盯着那糊成一团的墨撇撇嘴。

 

同伴笑着从她手里夺过字条,折了一折又塞进莲花灯放到河中:“行了你,这一看就是个公子的名字,准是哪位姑娘写的。你这样,小心误了人家的终身大事。”

 

姑娘连忙噤声,拣起湿衣服用力搓洗起来。

 

 

 

转眼之间数轮春秋,叶修觉得自己这日子过得越发糊涂了。除了每月去张佳乐那讨一次酒,各大领地转一转,架不住黄少天的缠人程度和那话痨打上几场外,似乎就只剩下修炼一件事可做。沐橙那姑娘最近跟楚云秀走得近,也难为她身为一个人类能在妖界找到朋友。但欣慰归欣慰,对于自家妹妹快把他这个孤家寡人的老狐狸忘了这件事,叶修还是免不了要长吁短叹一番。

 

“看来今天又不回来了。”叶修扫了一眼桌上的半只烤鸡,还有一旁苏沐橙留下的字条,对着末尾那个画上去的大笑脸只得无奈笑笑。

 

他从地窖里端了一坛酒,提着一盏灯,在无边夜色中走出洞府,一撩外衫下摆就这样直接坐到了河边。

 

脱去鞋袜的双脚浸在沁凉的河水里冷得叶修一个哆嗦,他晃晃腿咬开了酒坛的封绳,熟悉的浓郁酒香丝丝缕缕溢出来。

 

“张佳乐这酒,还真是数年不曾变过。”

 

不像这世间,早已物是人非。

 

叶修灌了一大口,很快就泛上些许醉意。从脚底贯彻全身的凉却又让他保持一定的清醒。他依稀记得以往每值盛夏,自己也是如此在河里寻得凉爽。而那时总会有某个家伙黑着脸从河底冒出,之后又是免不了的一番打斗。

 

这洁癖莫不是张新杰传给他的?叶修仰头又是一口,双眸覆上一层薄雾。手边的灯在这夜里晕出一小片光亮,上面的矮山与河湖似是此时此景的写生

 


 

“哇。叶修,这盏灯你居然还留着。”苏沐橙对于柜子上的物什发出感叹,“我还以为按你的性子早扔了呢。”

 

“怎么会。”叶修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身边前来做客的河神,“这好歹也是老韩流血牺牲换来的,扔了岂不是太绝情了。”

 

下一秒他就被“绝情”的韩文清按在了地上。

 


 

“这灯,也不知能烧到何时。”叶修摇摇晃晃地放下手中的酒坛子,“等到家里那几截蜡烛用完,可就再也没有啦。”

 

“老韩你这家伙。要是等到这灯熄了还不出现。”他的身上散发着酒气,已是半醉地倚在一边。

 

“那我可就上天去找你了。”

 

不知是被自己的“上天”说法逗笑了还是已经喝得神志不清,叶修扶着坛子笑仰过去,没了平日里在沐橙前装出稳重模样的他此时笑得更像只狐狸。

 

那只随心所欲的狐狸。

 

天幕上的满天星光自他眼中下一秒就要坠下,坠入河中变成映着烛光的莲花灯,变成那夜的河。

 

“用不着你上天。我下来了。”

 

熟悉的嗓音兀地响起,笑声顿时止住了,接着是漫长而让人心焦的寂静。

 

叶修慢慢回头看去,那一袭黑衣像是完美地融入了夜色,却又耀目地令人挪不开眼。他的双眸在灯火中逐渐弯成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好久不见。”

 

这灯,终将是不用点到天明的。

 

 ----------------------------

 

“你什么时候回去?”叶修从烤鸡上撕下一个鸡腿丢给韩文清,手指向上指了指。
    韩文清接过摇了摇头,“不回去了。我修为不够。”

 

叶修一副你逗我的表情,那口鸡肉愣是卡在嗓子里半天没咽下去。

 

“咳咳咳。”他好不容易顺过气来,“你不是都渡完劫了吗,怎么会修为不够?”

 

“我拜托天上那位把我弄下来的。”韩文清满意地看着对方越瞪越大的双眼。视线移到对方这些年多长出来的两根狐尾上。

 

“我算过了,补回失去的修为的时间刚好够你长出第九根尾巴。”

 

“既然三年前我无法陪在你身边。”

 

“那么这一次,就让我陪你可好?”

 

叶修难得被噎了一下,半晌把手里的烤鸡都扔给韩文清。

 

“算啦,随你。”

 

渡劫算什么,就算是十八层地狱,有你在又有何惧。

 


 


 

END

评论(1)
热度(48)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