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云起之时(一)

*架空世界观(未来高科技+现世世界观)。时间是关键。

*主cp韩叶,其他应该都是友情向。

*老韩老叶终于见面了。四大心脏教你如何下盘大棋X

*可订阅tag云起之时

前文:

---------------------------------------------------

荣耀历236年10月25日   首都监狱

阴暗,潮湿,腐烂的恶臭,还有透心刺骨的寒。这是被囚之人五感所能接受到的所有信息。

他活动了一下身子,铁制锁链发出清脆撞击声,顷刻后归为沉寂。

墙上的透气孔是这间牢房与外界唯一的联通,也是唯一能感受到时间流动的地方。阳光丝丝缕缕地从小孔中渗进来,微尘在光路中肆意飞舞。金丝落在长满青苔的地砖上,明明暗暗印下斑驳。

这么快就中午了。那人估算了一下阴影的位置腹诽道。

滴答。

水滴落到地面的声音。声源来自牢房西南角一根因长年失修而破损不堪的水管。

滴答。滴答。

一。二。那人数到。这似乎是他在这无边寂静中的唯一乐趣。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声逐渐变大,最后变成一种重物敲击地面的声响。牢狱里的人听出来了,那是联盟特制军靴的鞋跟在踩踏地面。他无声绷紧了脊背。

脚步最终在牢门前停下。喀拉。锁舌咬合。伴随着一股浓重的霉气汹涌而出,这关了两年的铁门终于再次被打开。

“0529号,你被保释了。”

那个清冷声线如是说。

 

叶修是被那个年轻军官一路扶出牢房的,为了表示一下两年的囚禁已经让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他只好假装一下身体虚弱顺便委屈一下自家徒弟了。

“老师。”邱非借着他俩的动作悄声在叶修耳边道,“崔立在外面。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咬钩了。”

叶修用胳膊肘碰碰邱非的腰窝,又是一阵铁链撞击,“辛苦你了。照顾好自己。”

“是!”

又继续被搀扶着走了一会身上的推力突然消失,叶修估算了一下距离明白应是到那个地方了——嘉世俗称的“生死门”,出了这道门要不重回人间要不再无生还可能。

这崔立也真会挑地点。他在心里冷笑。

“哟。叶上将精神还不错啊。这走是没法自己走但站倒还是能自己站嘛。”

“看来头三个月遭的那些罪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扶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突然加了几分力道,叶修以难以察觉的幅度摇了摇头,示意邱非克制一下。年轻军官深呼吸,最终还是轻轻放开了叶修。他的脑中又浮现出那最为黑暗的三个月里老师受过的刑,以及心痛到滴血却无能为力的自己。

该死。邱非努力压制自己掏枪的冲动。

“崔立,如果你是专程来调侃我的大可不必。在我手下当了那么多年的兵,你明白我最讨厌虚情假意的人。”

嘉世的副官只觉一阵寒意从脚底一路窜上脊背。明明那人只是穿着一身牢服随意地站在不远处,明明自己已经把他踩在了脚底下,明明,明明这世道已经不会再有叶秋这个人了!为什么,为什么······崔立抹了一把手心的冷汗,为什么还是会感觉那道凌厉的目光透过蒙住双眼的黑布瞬间将自己击穿。

“叶秋!”话音出口崔立才意识到对方的压迫感已然让自己失态,他后退几步平静了呼吸重新开口,“邱非,把叶秋的蒙眼布摘了。”

叶修感觉那层束缚了自己双目的东西正一点点变薄,虽还是黑漆漆一片却能依稀触到光亮的存在。他一点一点地睁开眼睛,待瞳孔完全适应后视野中是两年里第一片完整天空。

“你下面要说的,是陶轩的意思吧。”叶修直视崔立。

崔立笑了笑,“叶上将果然是聪明人,不过从今往后这世上可就再无叶上将了。嘉世放人不是白放,这点您应该最清楚。上头那几位知道叶上将实力出众在军中也颇有威望,所以想请您帮一个小忙。”

 “哦?”,叶修勾勾唇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崔立意味深长地看了对方一眼,“霸图最近太不安分,是时候多枚钉子了。”

“政府想要派我去做卧底?”

“不错。”

“那你们要怎么编圆这个故事?”

“嘉世要犯叶秋今日出逃,政府已派嘉世军全力搜捕,原嘉世司令叶秋至此从联盟除名。”

“老陶想的还挺周到,直接把哥定为死人了。你们这瞎吹技能够可以的。”

“这也是为了不让联盟起疑。叶秋你——”

  ”别无选择。”

崔立一抬手示意门口守卫打开大门,门上映着的红色枫叶逐渐裂成两半:

“叶上将,请吧。”

 

荣耀历236年10月27日   霸图军区指挥部

“啪!”

蓝色封皮的政府专用通报被狠狠摔在地上,屋内人都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保持静默。

“政府那帮人到底在干什么!叶秋出逃还要联盟各军区帮着搜捕!?嘉世没了叶秋就乖乖给人当走狗了吗!!”

韩文清猛地砸了一下桌子,旁边的宋奇英一个哆嗦。可怕的沉默过后张新杰起身捡起那份通报:

“叶秋既然逃了出去就说明他只少没有选择坐以待毙。政府的通报不予理会无妨,就凭当年两大军区的恩怨,这位嘉世前司令也断然不会逃到霸图来。”

韩文清抱臂沉思一会,朝张新杰点点头。对方重新站到了白板前,油性笔敲敲板面。

“会议继续。”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位中将回头时忽然冷下来的眼神。

 

靠近西北荒漠的霸图军区,入夜一向凉得快。韩文清从衣架上取下大衣半披在肩头。白日里张新杰又做了一次人员部署,原本驻守在雷霆边界的守军因为和雷霆之间签订的条约需要回调一部分,这就意味着过段时间又要忙碌起来。

联盟最近真乱。

韩文清想到蓝雨的兵力调动,微草新设的第五分部还有雷霆的大规模装备整修不由捏了捏指关节。与此同时他也无法控制地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前天刚被确定的“死人”。

竟然变逃犯了。真没出息。他冷哼一声。

案上的军报一页页翻过,韩文清放下文书刚想拿起桌上的搪瓷茶杯,军报又往后翻了几页。

风真大。他皱了皱眉。下一秒神色一凛。

他清楚记得张新杰走后自己是关严窗户的,屋内不可能无端起风,除非······

韩文清抬头,面前的玻璃窗清楚倒映了身后的景象,他看到后窗被开了一条缝。

看来有老鼠溜进来了。

霸图的司令官依然端坐在那里,左手虎口慢慢向后以便在第一时间准确无误地拔枪射击。寂静中又是一阵风,但里面夹杂的一道劲风却绝不可能是自然所为。韩文清猛地一偏头堪堪避过那把卷着风的匕首,几根头发应声而落。几乎是同一瞬他的子弹就擦着对方的肩膀钉在了后墙。

韩文清闪避的同时入侵者身影一晃,冷光直指韩文清的咽喉。而韩文清的枪也在刹那间抵上对方的脑袋。

入侵者看着韩文清在看清自己容貌后瞳孔猛然收缩,

“叶秋。”

久违的称呼从上下滚动的喉结中挤出。

“好久不见啊,老韩。”

叶修收回匕首甩了个花,笑眯眯地看向老对手。

“欢迎仪式不错。我喜欢。”



TBC

评论(2)
热度(36)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