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云起之时(二)

*架空世界观(未来高科技+现世世界观)。

*主cp韩叶,其他应该都是友情向。

*设定终于逐渐展开。顺便这文并不只是内斗。

*可订阅tag云起之时

前文: 

---------------------------------------------

“好久不见啊,老韩。”

叶修收回匕首甩了个花,笑眯眯地看向老对手。

“欢迎仪式不错。我喜欢。”

韩文清冷着脸把枪移开。他用枪口指了指离自己最近的一把木椅对方从善如流地坐下,然后就一动不动地盯着韩文清默不作声地僵持着。

整个过程中韩文清的枪都没离开可以使叶修一枪毙命的范围。

“我说老韩,就算我现在是逃犯身份你也不用对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这么有戒心吧。”叶修说着顺手把方才的匕首往后一抛,伸出空空如也的双手示意自己现在没有任何武装。

韩文清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说:“我可不觉得一个随时能从身上拽出一串磁暴手雷的人能用手无寸铁来形容。”

他的枪口未移动分毫。

“在你说明清楚情况之前,我必须对你采取警戒措施。”

叶修叹了口气摊摊手,一脸无奈地冲韩文清眨眨眼:“那能劳烦先给我件像样的衣服吗?”

对方瞟了一眼他身上沾满血污且已经破成烂布条的囚服,空着的手按响了一旁的呼叫铃:

“送一套作训服过来。”

两分钟后有规则的敲门声响起,宋奇英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长官,衣服送来了。”

“你放门口就好,辛苦了。”韩文清放缓语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刚才那么剑拔弩张。而对面某个不安分的家伙就在枪口下明目张胆地抖着肩膀偷笑。

韩上将的头上成功爆出数个井字。

待门外的脚步声远去后叶修直接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老韩没想到你对待后辈这么“温柔可亲”哈哈哈哈。”

韩文清努力压制自己开枪的冲动,冲叶修低吼道:“出去拿衣服!”

对方敬了个歪七扭八的军礼,顶着一身烂布条在门前蹲下。手顺着门缝伸出半个手掌,三十秒后手指一勾门外的作训服就被转移到了屋内。

霸图的作训服通体黑色,除了袖口和领边有几条红色横线的装饰外真的是黑漆漆的一片,特别显瘦。叶修的身材本就好,这一套作训服硬是让他穿出几分军礼服的味道。宋奇英拿来的正是叶修的尺码,但穿在他的身上却只有长度是刚刚好,其他地方都莫名空荡荡的。

韩文清盯着对方凸起的颧骨,无论如何都无法和脑中脸颊虚胖的那个人划上等号。

太瘦了。他想。就算黑色显瘦这也实在太瘦了。

只是两年而已。韩文清实在不想回忆起政府的那些拷问手段,以及那些可谓非人的待遇用在叶修身上的模样。

一个黑影在自己眼前晃了晃,韩文清立即回神。

叶修收回手,“怎么,看哥太帅看入神了?”

“滚!”韩文清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把对方重新按回到座位上。

“给你十分钟自由陈述时间。”

叶修也不打算再和对方开玩笑了,他直直脊背收敛了坐姿,弯下腰在脚后跟上摸索一番不知从鞋子的哪个夹层里掏出一张相片。

那是一张泛黄的相片还沾着些许血污,有的地方有十分明显的折损和撕裂痕迹。不过韩文清依旧看得出这是一张新相片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显得残破不堪。

至于这些原因,他们这群每天浸淫在生死中的人用肌肉想也能想得到。

叶修将这张照片放到桌子上慢慢推给韩文清。

“我的确是出逃了没错。在我监狱之前我在嘉世有一个名叫邱非的学生。”

“事出紧急,除此以外我不能透露任何细节。”

“但我想请你帮我找到相片上的这个人。”

韩文清拿起相片细细端详,人脸的区域相比其他残破的部分可以说是保存完美。相片上的人总给他一种熟悉感,却又无法回忆起任何信息。

“相片是由我的线人提供的,他五天前在霸图辖区无意拍到。”

叶修深吸一口气,顿了顿。

“上面的人叫关榕飞,原嘉世研究所所长。”

“也是’希望之星’的研发负责人。”

听到这个名词韩文清周身的温度瞬间骤降。

“禁药。”他用低沉到可怕的嗓音说出这个禁忌词汇。

希望之星,顾名思义,能给人带来无限希望的药物。然而就像潘多拉的魔盒希望永远都是以大量的痛苦的和绝望为前提的。现在被联盟称之为禁药的“希望之星”在六年前的“第二次反清洗”时却是堪称拯救国家的存在。这种药物能直接改造人的基因构成导致服用者的某一些才能被无限放大,直接到达非人水平。而在基因改造的过程中药物的刺激会对身体造成超负荷的压力,并且产生大量的副作用。大部分人的身体机能都会因此产生不可逆的巨大损伤,严重者直接丧命。说是希望,其实只是给人带来绝望的噱头罢了。

“这个不是在研发途中就被叫停废止了吗?”韩文清死盯着对方的眼睛,想从叶修的眼神中捕捉一丝真相。

叶修的睫毛动了动,表情似乎毫无波澜:“关榕飞的研究的确被叫停了,他本人我可以保证是无辜的。”

“但是被叫停的时候其实’希望之星’的研发已经进入了完善阶段。”

“那些未完成药剂被政府通过黑市全数收购。”

韩文清的眉头越皱越紧。

“我要你帮忙找关榕飞的原因之一正是我需要他研制禁药的解药。即使没有解药也必须要有相关的抑制剂。”

说到这份上韩文清忽然什么都明白了,他猛然从座位上站起。

叶修沉着脸说完最后也是最糟糕的一句。

“’希望之星’在六年前已经投入使用过。”

一声巨响伴随着木制品的碎裂声,韩文清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他的双拳紧握青筋暴出,满腔的愤怒像决堤的坝口怎么也压抑不住。静默中韩文清不断深呼吸,直到他确认自己足够冷静后才开口问叶修:

“使用者都有谁。”

叶修沉默了一会:“第一批试验者是第四期的军官。但具体有谁我还没有调查清楚,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有黄少天还有······张新杰。”

“什么!!?”听到自己副官的名字韩文清只觉脑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嘣地一声断了。

叶修眼见不对一个箭步直接上前把韩文清压回座位,按住他的肩头不由提高了音量:“你先冷静!检验报告是方士谦给我的,他动用关系拿到了部分人的血样。通过药物残留推算应该是还在军校时期就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被当作了试验品,但既然能活到现在就说明情况不算太糟至少他们的身体挺过来了。”

“黄少天被改造的是速度,他那堪比子弹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通过训练达到。”

“至于张新杰,提高的应该是记忆力。那次任务中他把那些三十多页鬼画符一样的文字只靠记形状就一眼全部记住的记忆力着实有点吓人。”

身下阴影里的那个人碰了碰自己的手示意松开,叶修直起身子给韩文清让出一方空间。

“所以,你要我怎么做。”

这是今晚第一次对方开口询问自己的要求。

“我需要你找到关榕飞的第二个原因就是保护他,因为我相信很快政府就会不惜一切余力除掉关榕飞。”

“你要做什么?”韩文清嗅出了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叶修不知何时又摸回了那把匕首,晃了晃,突然手一抖冷光直直飞出插入一侧的墙壁:

“当然是让这害人玩意永不见天日。”

“顺便达成点别的目的。”

他朝韩文倩笑笑,伸出手:

“老韩可愿加盟?”

韩文清瞟了他一眼没做声,起身拔出那把刀柄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君”字的匕首,递给对方。

“事先说明,我不会同意你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他握上了叶修干燥而柔软的手掌。



TBC

评论(3)
热度(33)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