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囤稿ing,文州永远白月光
Cp@寒歌亦湮

【韩叶】云起之时(零)

*巨坑,伪军队paro,架空世界观(未来高科技+现世世界观)

*主cp韩叶,微量喻黄,其他都是友情向。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可订阅tag云起之时

---------------------------------------------------

荣耀历236年11月7日   蓝雨军区边境

啪。

打火机掀盖的声音。年轻的士兵点燃了嘴里咬着的烟。

“诶,几点了?”他转头问身旁正在警戒的伙伴。

穿着蓝色制服的青年掏出怀表,借着冬夜暗淡的月光费力地寻找指针所在。

“大概······十二点四十。”

“切,白胜那小子换岗又迟到,下次干死丫的。”士兵呸一声将烟头吐在地上,抬起脚跺下去用鞋跟狠狠碾压,好像这样就能释放心中的不快。

青年无奈笑笑,对于同伴急躁的性格他早已习以为常。在边境哨所执行警戒任务是一个苦差事,更何况是当下这个时期。距离他们一个班初次抵达哨所已过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月里,他们每天的任务就是裹着寒风进行毫无意义的巡逻。

今天也会是平静的一晚吧,青年想着。95步枪背在了肩上,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冻僵了的双手在口中呼出的热气里逐渐恢复知觉。

过分的安逸让人心生怀疑却又不由松懈。事端最喜欢这样的温床。

咔嗒。树枝断裂声。在这寂静的荒郊显得分外刺耳。

“谁!”青年飞速反手一拽据枪瞄准,发出声响的树丛在瞄准镜里一片昏暗。突然一个黑影飞速掠过,青年心中一惊几乎要扣动扳机,一双手制止了他的行动。

“搞什么你。”士兵松开青年,“不过一只鸟而已,神经兮兮的。”

青年松下肩膀,有点呆愣的盯着那处阴暗的树丛。

原来,只是鸟吗。

“哎呀,走了走了。”士兵往前走了两步瞟了一眼树丛,转过身对青年说道。

“就一树丛,别总是大惊小······”

身影从树丛中窜起,士兵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一个背摔连同未出口的“怪”字一起狠狠砸在地上陷入昏厥。

“你,你是······”

强大的威压让青年浑身颤抖,双手几乎要端不住枪。

薄云散去,月光洒进昏暗的森林,为灰色制服蒙上一层银白阴影。那张在联盟大屏幕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脸庞因为清冷的月光而让人脊生寒意。

“你是,枪、枪······”

他最终没能说出那两个让人心生敬畏与恐惧的字。

“报,报告!”警卫员卢瀚文急慌慌地闯进会议室,来不及平复呼吸就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抬起右手敬了个极其不标准的军礼。

会议室里的人齐齐回头看他,原本正在发表长篇作战计划的黄少天略有不满地开口。

 “小鬼,又怎么啦。”

“报告司令员!我们在边境附近捉到一个可疑人物!目前已有两人受伤!”

“可疑人物?”喻文州慢慢抬起头,左手灵活地转动着一只金帽钢笔。

“让他们先押到禁闭室,剩下的交给宋晓。”

“但是!······”卢瀚文急了。

“但是什么呀但是,小鬼你一次性把话说完啊。”黄少天脚尖一点坐到了会议桌上,刚想接着开口就被喻文州无情地用眼神制止。

 “那、那个人。”

小警卫员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惧,喻文州见状了然三分,挥挥手示意屋内的其他人员退下。

卢瀚文咽了咽口水,道:

“是轮回军区的司令官。”

“周泽楷上将。”

啪嗒。

钢笔因动作停滞从指间飞出滚落到地上。

“请他进来,现在。”

 

周泽楷刚从绳索束缚中解脱出来,揉着发麻的胳膊。他沉默地在屋内扫视一圈,冲对方点点头算是招呼。

端坐在桌子另一侧的上位者并没有回礼,低头敛着下颌,左手食指一下又一下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藏在桌下的右手捏着一根古朴的权杖。一旁的那位看似无比散漫,坐在桌上翘着个二郎腿,蝴蝶刀状的利刃在手上转得飞快,刀尖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向着周泽楷。

两人毫不掩饰的排斥态度,让轮回上将很识趣地没有出声。他整理了一下衣领,调整成一个舒服些的站姿,开始专心致志扮演一块顽石。三人心照不宣地维持着现有的微妙气氛,连呼吸都被刻意压轻。唯有角落里一台老式落地钟滴答滴答响个没完,显得十分不识时务。

压抑。沉闷。

五分钟后,黄少天扭了扭僵掉的脖子,顺带偷偷瞄了一眼周泽楷。见对方还是固执地分毫未挪,不由在心里撇撇嘴。

果然是块木头,他想,转而又庆幸喻文州早已让无关人等退了出去,否则那些还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的小兵蛋子,这会儿一准儿要吓破了胆。

就在他神游云际之时,蓝雨的司令官总算开了金口:

“周上将难道不知,夜闯他军辖区是触犯联盟宪法的吗?”

喻文州缓缓抬起头,似笑非笑。

周泽楷瞥过脸,不想多言。开口本就不是他的强项,更何况对手还是个一句话要在腹中九曲十八弯地滚上一番的人。

他的任务只是负责闯进来罢了。

两人看着周泽楷扔了一个信号屏蔽器到会议桌上,上面刻着轮回的专属标记——轮回的军用设备——又扯下了腕上的手环式便携终端抛了过来。

黄少天下意识地伸手去接,手指刚勾住环状扣带,一个硕大的屏幕就突然弹出,险些把他挤得掉下桌去。

终端大屏幕上的江波涛,对着呲牙咧嘴瞪着他的黄少天露出一个无辜笑容。

心脏。

黄少天在心里暗骂一声,轮回终端被“啪”地一声拍到了桌上,因为心情不爽,黄少天这一下拍的格外重。喻文州按了按黄少天的肩,让他别这么大火气,伸手将终端摆正,对着屏幕里的人公式化地笑了笑。

“江副,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江波涛微微点头,“我先替小周赔个不是,轮回会对这次的行为进行赔偿。”他说着,余光瞟向蓝雨的副官。

江波涛是个聪明人,对方的怒点究竟在哪一想便知。说这话时,特意放慢了语速。果不其然,黄少天紧绷的唇线慢慢松弛下来,手腕一转缩小了的冰雨便被收入袖中。

“算你们轮回识趣。”

他最终还是放下二郎腿,跳下了桌,算是给两位客人基本的尊重。

随着江波涛的出现,气氛一下子轻松不少,众人总算不再是一副剑拔弩张的状态。

喻文州暗暗松了一口气。

“江副费了这么大周折,有什么事吗?”

他不再进行礼节性的寒暄,不动声色地将终端又拉近了一点。

屏幕里的江波涛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声音。信号波动造成的屏抖让对方的五官有些扭曲。

黄少天。

喻文州还是读懂了那句唇语。

他皱了皱眉,不解又有些不悦。视线移向不远处,正在和周泽楷进行单方面唠嗑的某人极不雅观地架着腿,眉目间的神采,灿烂如光。巨大的落地窗外乌云粘稠,将暗不暗的天让喻文州没来由觉得心闷。

蓝雨司令拨弄了一下钢笔。

“少天。”他抬头,笑着朝黄少天招呼道,“麻烦把上季度的军用开支报表拿来一下。”

“诶,好!是要开始商量赔多少了吗?”黄少天忙不迭地应到,刚迈出两步,又回身拉起周泽楷,“你跟我一起去,万一趁我不在你这小子欺负文州怎么办。”

黄少天絮絮叨叨,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强行拽了出去。

 嘭。

厚重木门隔绝了外界。

喻文州揉揉眉心:“江副,请说吧。”

江波涛的脸在越发不稳的信号里近乎模糊,密布的雪花点已经占据小半个屏幕。

“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

对方的声音混杂在滋滋作响的电流里,带着机械的冷硬。

喻文州盯着那两片上下张合的嘴唇,眉头逐渐紧缩。神志被细微的刺痛拉回,后知后觉地松开紧攒的五指。

掌心一片斑驳暗红。

 

荣耀历236年11月7日   微草军区第二分部指挥所

窗外阳光正好,室内茶香袅袅,闲散又安逸。

高英杰此时却一点也安逸不下来,他紧张地盯着自家将军和对面那位大人物,右手向着后腰准备随时拔枪。

两位当事人倒真的是闲散无比,左手清茶,右手执子,已经足足下了半小时的棋。

“肖中将最近挺清闲,还有功夫到我这喝茶下棋。”

王杰希淡淡扫了一眼对桌,对方正不紧不慢地吹着茶末,单片眼镜覆上一层薄雾。

“雷霆正在进行一年一度的装备换修工作,用不着操心。”

“也好,来一局。”王杰希冲身后摆了摆手,“若是你输了,这副棋可就归我了。”

肖时钦不语,抬手落子。

十分钟后。

“承让。王上将的棋技果然名不虚传。”肖时钦起身,从桌上拿起自己的军帽正了正。

王杰希收好那副棋,抬手示意身后的高英杰,“小高,送送肖中将。”

对方立刻站好朝肖时钦敬了个礼,领着这位搅得微草一个上午不得安宁的长官出去了。屋里顿时只剩下王杰希一人,他伸手摩挲着棋盘,摸过某一格时突然停下,用力向下按了按,一个暗格从木制棋盘一侧应声弹出——白色的纸条沾着暗红的斑点,胡乱折了四折,强塞在里面。

王杰希取出纸条展开,抚了抚皱褶。

“咚!”

返回的高英杰吓得一哆嗦,站在指挥所门口愣是半天不敢进去。屋内溅出的碎瓷片泛着冷冽的光,让他脊背生凉。

 

驶离微草军区的黑色轿车内,前排的戴妍琦透过后视镜,细细观察长官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

“老大,微草没把你怎么样吧?”

肖时钦苦笑一下。

“自己答应了的事,拼死也要完成啊。”他摘下单片眼镜细细擦拭,沉默了一会,又道:

“只是想不通,那人费这么大周章做什么。欠我这么大个人情,就不怕还不起吗。”

单片眼镜重新架回鼻梁,映出窗外逐渐逐渐变得粘稠厚重的天色。

“小戴。”

“嗯?”

“这天······怕是要变了。”

 

荣耀历236年11月7日   烟雨与呼啸交界居民区“烟雨楼”酒吧

唐昊第三次按捺住心中想要骂娘的冲动,看着楚云秀和酒保你一言我一语。

“你到底聊完没。”唐昊强压着火气。要不是怕引人注目,他早就想掀桌子了。

楚云秀晃了晃杯中的威士忌,左手托腮,食指一下一下地轻触脸颊。上了淡妆的脸,在酒吧的灯光下明明暗暗。

她转过头,轻轻扫了一眼唐昊。

“咳咳咳。”唐昊猛烈地咳嗽两声,转过头去,耳尖有些泛红。

他不得不承认这位在战场上雷厉风行的女将军,换了一套长裙还是挺有女人味的·····

靠!

唐昊狠狠地摇了摇头,阻止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重新恢复冷面。

“有事快说。”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凶一点,“我们呼啸可不像烟雨那么闲。”

“就知道你待不住。”楚云秀拨弄了一下发梢,指间夹着一根烟递给唐昊。

对方狐疑地接过,手指顺着烟身摸索一番,顿了顿,立刻撕开一个小口将烟丝抖落到掌心里,慢慢展开了烟纸。在瞟到纸上那两行字的瞬间,青年瞳孔骤然紧缩,椅子因为幅度过大的动作向后倒去,在半空被一双手轻轻扶住,正回原位。

“传达完毕,剩下的,事在人为吧。”

楚云秀瞟了一眼角落里突然空下来的那个座位,收回椅背上的手,拍拍唐昊的肩,径直走出了酒吧。

半晌。

“艹!”唐昊猛地踢了一下旁边的椅子,两张纸币被狠力拍到吧台上。

“让赵禹哲他们都盯紧点。呼啸辖区内往来人员全部登记!”

他盯着酒保一字一顿地说。

“特别是中·心·的·人。”

“是!”林枫的眼神凌厉起来。

 

 “文州,我们就这么把周泽楷那小子放走了?怎么说也得等到轮回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才对。”翌日下午刚把周泽楷赶走的黄少天,一回来就窝在了司令办公室里。蜷着两条腿,毫不在意沾了污泥的军靴多么糟蹋这座椅。

“我们怎么可能把人一直扣着。怎么说那也是联盟的将军。”

喻文州弹了一下办公桌上的含羞草,看着那株小东西悄悄闭合了叶片。

“轮回这次肯让周泽楷亲自出手,江波涛的这个消息也算是下够本了。”

他桌下的左手抚摸着权杖上的突起,却不知自己在说这话时手背已是青筋暴起。黄少天有点想问那晚两人谈话的内容,不过看到神色愈渐阴郁的喻文州,问句在舌尖走了一遭,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少天。”喻文州突然开口。

对面的人马上抬起头,直直望了过来。

“······算了,没事。”

黄少天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家司令,“文州你这有话不说的毛病,该不会是江波涛传染给你的吧。”

 喻文州笑了出来。

“我是想说,少天,窗外好像要下雨了。”

权杖化为黑色的线条蜿蜒着攀上喻文州的军装袖口,最终变成一粒黑曜石般的袖扣。

黄少天顺着目光他的抬头望向苍穹。

云起云涌。



TBC


絮絮叨叨:

失踪人口回归,感谢大家,高考考得不错qwq,序章大修,以后可能还会修。

lo主不是考据党,有什么虫或者专业错误请各位GN们尽情指出。

囤了点稿,这次更的会快一点。

评论(2)
热度(40)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