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囤稿ing,文州永远白月光
Cp@寒歌亦湮

【韩叶】云起之时(一)

*巨坑,伪军队paro,架空世界观(未来高科技+现世世界观)

*主cp韩叶,微量喻黄,其他都是友情向。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可订阅tag云起之时

前文链接:

---------------------------------------------------

荣耀历236年10月25日   首都监狱

阴暗,潮湿,腐烂的恶臭,还有透心刺骨的寒。这是被囚之人五感所能接受到的所有信息。

他活动了一下身子,铁制锁链发出清脆撞击声,顷刻后归为沉寂。

墙上的透气孔是这间牢房与外界唯一的联通,也是唯一能感受到时间流动的地方。阳光丝丝缕缕地从小孔中渗进来,微尘在光路中肆意飞舞。金丝落在长满青苔的地砖上,明明暗暗印下斑驳。

这么快就中午了。那人估算了一下阴影的位置腹诽道。

滴答。

水滴落到地面的声音。声源来自牢房西南角一根因长年失修而破损不堪的水管。

滴答。滴答。

一。二。那人数到。这几乎是他在这无边寂静中的唯一乐趣。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声逐渐变大,最后变成一种重物敲击地面的声响。牢狱里的人听出来了,那是联盟特制军靴的鞋跟踏在地面上。

他无声绷紧了脊背。

脚步最终在牢门前停下。喀拉。锁舌咬合。

一股浓重的霉气汹涌而出,屋外的人轻咳两声,这关了数年的铁门终于再次被打开。

“0529号,你被保释了。”

那个清冷声线如是说。

 

叶修是被那个年轻军官一路扶出牢房的,为了表示一下两年的囚禁已经让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他只好假装一下身体虚弱顺便委屈一下自家徒弟了。

“老师。”邱非借着他俩的动作悄声在叶修耳边道,“崔立在外面。他······”

叶修勾勾嘴角,用胳膊肘碰碰邱非的腰窝,又是一阵铁链撞击:“无事。照顾好自己。”

年轻军官咬咬牙:“是!”

他干脆利落地答道,一如五年前那样。他有太多的话想说,有太多的问题想问,然而一切都还不是时候。嘴里漫上丝丝咬破舌尖后的血腥气,邱非最终还是将所有话语,连同混着血的唾液一起吞下了肚。

又继续被搀扶着走了一会,身上的推力突然消失。叶修估算了一下距离明白应是到那个地方了——嘉世俗称的“生死门”,出了这道门要不重回人间,要不再无生还可能。

这崔立也真会挑地点。他在心里冷笑。

两声刺耳的笑声兀地响起。

“哟,叶上将精神还不错啊。这走是没法自己走但站倒还是能自己站嘛。”

充满讽刺的声音听起来又细又尖。

“看来头三个月遭的那些罪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扶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突然加了几分力道,叶修小幅度摇了摇头,示意邱非克制一下自己。年轻军官深呼吸,最终还是轻轻放开了叶修。他的脑中又浮现出最为黑暗的三个月里那些老师受过的无法想像的苦,以及心痛到滴血却无能为力的自己。

该死。邱非努力压制自己掏枪的冲动。

“崔立,如果你是专程来调侃我的大可不必。在我手下当了那么多年的兵,你明白我最讨厌虚情假意的人。”

嘉世的副官只感觉一阵寒意从脚底一路窜上脊背。明明那人还穿着一身牢服,虚弱得脸色苍白,明明自己已经把他踩在了脚底下,明明,明明这世道已经不会再有叶秋这个人了!为什么,为什么······崔立抹了一把手心的冷汗,为什么还是会感觉那道凌厉的目光透过蒙住双眼的黑布瞬间将自己击穿。

“叶秋!”话音出口崔立才意识到对方的压迫感已然让自己失态,他后退几步平静了呼吸重新开口,“邱非,把叶秋的蒙眼布摘了。”

叶修感觉那层束缚了自己双目的东西正一点点变薄,虽还是黑漆漆一片却能依稀触到光亮的存在。他一点一点地睁开眼睛,待瞳孔完全适应后,视野中是两年里第一片完整天空。

“你下面要说的,是陶轩的意思吧。”叶修直视着崔立。

崔立笑了笑,

“叶上将果然是聪明人,不过从今往后这世上可就再无叶上将了。嘉世放人不是白放,这点您应该最清楚。上头那几位知道叶上将实力出众在军中也颇有威望,所以想请您帮一个小忙。”

 “哦?”,叶修勾勾唇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崔立意味深长地看了对方一眼,“霸图最近太不安分,是时候多枚钉子了。”

“中心想要派我去做卧底?”

“不错。”

“那你们要怎么编圆这个故事?”

“嘉世要犯叶秋今日出逃,中心已派嘉世军全力搜捕,原嘉世司令叶秋至此从联盟除名。”

“老陶想的还挺周到,直接把哥定为死人了。你们这瞎吹技能够可以的。”

“这也不是为了让你更方便一些?再也不用每天戴着人皮面具了,你应该感谢我们才是。更何况你——”

崔立一抬手示意门口守卫打开大门,门上映着的红色枫叶逐渐裂成两半:

“别无选择。”

他弯腰,满脸堆笑地比了个手势。

“叶上将,请吧。”

 

荣耀历236年10月27日   霸图军区指挥部

“啪!”

蓝色封皮的中心专用通报被狠狠摔在地上,屋内人都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保持静默。

“叛国罪!这种罪名也是能随便安的吗!叶秋出逃还要联盟各军区帮着搜捕!?嘉世没了叶秋就乖乖给人当走狗了吗!!”

韩文清猛地砸了一下桌子,旁边的宋奇英一个哆嗦。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起身捡起那份通报,翻开已经有条裂缝的塑料封皮:

“叶秋既然逃了出去,就说明他至少没有选择坐以待毙。”

他扫了两眼用词浮夸的通报说,

“中心的通报不予理会无妨,就凭当年两大军区的恩怨,这位嘉世前司令也断然不会逃到霸图来。”

韩文清抱臂沉思一会,朝张新杰点点头。对方重新站到了白板前,油性笔敲敲板面。

“会议继续。”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位张中将回头时忽然冷下来的眼神。

 

会议足足开了一个下午,直至傍晚时分张新杰才宣布散会。张佳乐拉着林敬言去解决迟到的晚饭,韩文清径直回了指挥楼。

靠近西北荒漠的霸图军区,入夜一向凉得快。韩文清从衣架上取下大衣半披在肩头。白日里张新杰又做了一次人员部署,原本驻守在雷霆边界的守军因为最近频繁的外围势力骚动,需要回调一部分。这就意味着过段时间又要忙碌起来。

联盟最近真乱。

韩文清想到蓝雨的兵力调动,微草新设的第五分部还有雷霆的大规模装备整修不由捏了捏指关节。与此同时他也无法控制地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前天刚被确定的“死人”。

竟然变逃犯了。没出息。

他冷哼一声。

案上的军报一页页翻过,韩文清放下文书刚想拿起桌上的搪瓷茶杯,军报又自己往后翻了几页。

这么大风。他皱了皱眉。下一秒神色一凛。

他清楚记得方才回来时自己是关严窗户的,屋内不可能无端起风,除非······

韩文清抬头,面前的玻璃窗清楚倒映了身后的景象,他看到后窗被开了一条缝。

看来有老鼠溜进来了。

霸图的司令官依然端坐在那里,左手虎口慢慢向后以便在第一时间准确无误地拔枪射击。

寂静中又是一阵风,但里面夹杂的一道劲风却绝不可能是自然所为。韩文清猛地一偏头堪堪避过那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几根头发应声而落。几乎是同一瞬他的子弹就擦着对方的侧脸钉在了后墙。

韩文清闪避的同时入侵者身影一晃,冷光直指韩文清的咽喉。而韩文清的枪也在刹那间抵上对方的脑袋。

入侵者看着韩文清瞳孔猛然收缩,舔了舔嘴角的擦伤。

“叶秋。”

久违的称呼从上下滚动的喉结中挤出。

“好久不见啊,老韩。”

叶修收回匕首甩了个花,笑眯眯地看向老对手。

“欢迎仪式不错。我喜欢。”

 

韩文清冷着脸把枪移开。他用枪口指了指离自己最近的一把木椅。对方从善如流地坐下,然后就一动不动地盯着韩文清,默不作声地僵持着。

整个过程中韩文清的枪都没离开可以使叶修一枪毙命的范围。

“我说老韩,就算我现在是逃犯身份你也不用对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这么有戒心吧。”叶修说着顺手把方才的匕首往后一抛,伸出空空如也的双手示意自己现在没有任何武装。

韩文清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说:“我可不觉得一个随时能从身上拽出一串磁暴手雷的人能用手无寸铁来形容。”

他的枪口未移分毫。

“在你说明清楚情况之前,我必须对你采取警戒措施。”

叶修叹了口气摊摊手,一脸无奈地冲韩文清眨眨眼:“那能劳烦先给我件像样的衣服吗?”

对方瞟了一眼他身上沾满血污且已经破成烂布条的囚服,空着的手按响了一旁的呼叫铃:

“送一套作训服过来。”

两分钟后有规则的敲门声响起,宋奇英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长官,衣服送来了。”

“你放门口就好,辛苦了。”韩文清放缓语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刚才那么剑拔弩张。而对面某个不安分的家伙就在枪口下明目张胆地抖着肩膀偷笑。

韩上将的头上成功爆出数个井字。

待门外的脚步声远去后,叶修直接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老韩没想到你对待后辈这么’温柔可亲’哈哈哈哈。”

韩文清努力压制自己开枪的冲动,冲叶修低吼道:“出去拿衣服!”

对方敬了个歪七扭八的军礼,顶着一身烂布条在门前蹲下,顺着门缝伸出半个手掌,手指一勾门外的作训服就被转移到了屋内。

霸图的作训服通体黑色,除了袖口和领边有几条红色横线的装饰外真的是黑漆漆的一片,特别显瘦。叶修的身材本就好,这一套作训服硬是让他穿出几分军礼服的味道。宋奇英拿来的恰是叶修的尺码,但穿在身上却只有长度是刚刚好,其他地方都莫名空荡荡的。

韩文清盯着对方凸起的颧骨,无论如何都无法和脑中脸颊虚胖的那个人划上等号。

太瘦了。他想。就算黑色显瘦这也实在太瘦了。

只是两年而已。韩文清实在不想回忆起嘉世的那些手段,以及那些可谓非人的待遇用在叶修身上的模样。

一个黑影在自己眼前晃了晃,韩文清立即回神。

叶修收回手,“怎么,看哥太帅看入神了?”

“滚!”韩文清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把对方重新按回到座位上。

“给你三分钟自由陈述时间。”

叶修敛了神色恢复几分正经,他直直脊背端正了坐姿,弯下腰在脚后跟上摸索一番,不知从鞋子的哪个夹层里掏出一张相片。

那是一张泛黄的相片还沾着些许血污,有的地方是十分明显的折损和撕裂痕迹。韩文清看得出这是一张新相片,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显得残破不堪。

这些原因,他们这群每天浸淫在生死中的人用肌肉想也能想得到。

叶修将这张照片放到桌子上慢慢推给韩文清。

“我的确是出逃了没错。在我进监狱之前我在嘉世有一个名叫邱非的学生。”

“事出紧急,除此以外我不能透露任何细节。”

“但我想请你帮我找到相片上的这个人。”

韩文清拿起相片细细端详,人脸的区域相比其他残破的部分可以说是保存完美。相片上的人总给他一种熟悉感,却又无法回忆起任何信息。

“相片是由我的线人提供的,他五天前在霸图辖区无意拍到。”

话语戛然而止,叶修说完这句就闭上了嘴。

“没了?”半晌,韩文清抬头。

“没了。”叶修摊摊手,一脸诚恳。

果不其然,他听到对方一声冷笑。

“我知道了。”韩文清点点头,“霸图会帮忙的。”

······

?????

叶修:“等等,老韩你都不问问那个人是谁吗?”

叶上将有点凌乱,韩文清刚刚的回应着实有些超出他的预期,他原本想着对方冷笑之后肯定先嘲他一通,然后干脆利落地拒绝,这样自己事先安排好的对策就能派上用场。结果韩文清竟然一声不吭地就答应了?!

这个韩文清别是两年里变傻了。

“老韩,你没发烧吧?”叶修作势就要去摸他的额头,却在半空被人一把扣住手腕。

“我问了你会说吗?”

“不会。”叶修诚实答。

“那我问了有什么用?最后你还不是会用各种手段让我答应。”

韩文清移开枪,松了叶修的手腕,起身捡起被叶修随意扔在地上的匕首,大拇指摩挲了一下刀柄上那个丑成狗的“笑”字。又是一声冷哼,刀尖指指房间角落里的那张行军床。

“具体情况明天到指挥所里说。今晚你睡那。”韩文清手一翻把匕首丢给叶修,三两下利落地收起军报,竟是再无后话。

耳边是不远处均匀的呼吸,叶修裹着韩文清的被子,任由被褥里对方的气息将自己包裹,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想明白今晚的韩文清到底怎么了。

可能真的是傻了。

思考良久,他默默下了结论。



TBC


评论(4)
热度(37)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