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囤稿ing,文州永远白月光
Cp@寒歌亦湮

【韩叶】云起之时(二)

*巨坑,伪军队paro,架空世界观(未来高科技+现世世界观)

*主cp韩叶,微量喻黄,其他都是友情向。撩完就跑叶和别扭韩OOC预警。

*可订阅tag云起之时

前文链接: 

---------------------------------------------------

翌日叶修醒来时已是日上竿头,长时间的奔波劳累和精神紧绷后的瞬间松懈让他一不小心就睡乱了生物钟。他有些懊恼地揉了揉睡到昏涨的脑袋,闭着眼就下意识地伸手想去摸床头的烟盒,抓了一手空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正睡在韩文清的地盘上,身份是一个擅闯霸图辖区的身无一物的联盟逃犯。

“啧,麻烦。”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舌尖上的一丝血腥气让叶修越发想念烟草的味道。他半坐起来不死心地在韩文清的抽屉里翻找,连一根烟丝的影子都没见着后才悻悻地将弄乱的物件摆回远处。就算是在嘉世的监狱里,有些个小兵看在曾今的情分上还会偶尔偷偷丢一两根烟给叶修,现如今可真是彻底没的想了

叶修几秒扣好了作训服的扣子,蹬了蹬不是那么合脚的军靴,哗啦一声推开了房门,与此同时是疑似肉体撞击的声响。

门外的韩文清一脸阴沉地捂着鼻子。

叶修:“······”

罪魁祸首很快干咳两声迅速转移话题,“早啊,韩司令。”

“不早了。”韩文清把手里一直拿着的东西糊到对方脸上,“穿上。”

一把拽下脸上的布料,满目的黑红直接暴露了这是一件霸图军装,手感微硬看来是一早直接从总务处拿的新衣。叶修拽着衣服领子抖了抖,原先夹在里面的附带品便全落到了地上。他捡起沾了灰的肩章翻过来——一杠三星,忽然笑了起来。

“哟,居然还给了我个上尉的军衔,你们霸图假造军衔小心被抓啊。”

韩文清撇过头不想理会这弱智的垃圾话。虚造军衔的确是重罪没错,但这年头不论是中心还是联盟早就没了管这玩意儿的心思,更何况只是区区一个上尉。

叶修趁对方撇过头的功夫换好了裤子,又三两下套了外套,开始系袖口的纽扣。他一面围观韩文清弯腰整理被自己弄乱的床铺,一面飞快地拂过纽扣拨开扣眼,自上而下。摸到左侧第三颗时灵巧的手指微微一顿,紧接着又继续飞速动作起来。

“穿完了?”韩文清转过身抱臂看着一身黑红的叶修,竟觉得比以往都顺眼许多。他摸摸下巴,直接将这一功劳记在了霸图军服上。

看来就算是前嘉世司令,穿上了自家的衣服也不是那么让人想揍。

韩文清想。

 

霸图的早训此时已近尾声,但即便如此,叶修和韩文清并肩从指挥楼里慢慢晃出来时还是收获了一大片炽热的目光。

“司令好!”霸图汉子们的喊声响彻云霄,跟这千里荒漠配起来十分应景。前嘉世司令感叹着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兵,跟在点头示意的韩文清身边享受众人的注目礼,丝毫不觉尴尬。

围观的霸图兵们却是快要尬死了。

“诶,那谁啊,这么嚣张?”一个士兵戳了戳身边的同伴。

同伴嗤笑一声,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道:“切,谁知道呢,估计又是哪个插进来的关系户吧。真搞不懂这些公子哥儿们,现在这么乱还偏生往军队挤。”

“想着争功呗。”不知又是谁搭了一句腔。

“喂!你们几个!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士官瞅见韩文清走远了,立刻开始训斥这几个交头接耳的士兵来。小兵们被吼得一哆嗦急忙调整好了队形,继续未完成的早训。

  

林敬言走进总指挥所时已经没有张新杰和张佳乐了,只有两大摞高得突破天际的文件和一团摊在椅子上的不明物体。

“还没忙完呐。”他把手中热气腾腾的塑料袋搁到办公桌上唯一一块还能放东西的地方,抬手招呼道,“先来吃点吧。”

“指挥所禁食。”张新杰从文件海洋里抬起头来,扶了扶快要掉下来的眼镜,镜片后的黑眼圈看得林敬言心惊胆战。

另一旁的不明物体却好像听到了神的召唤,瞬间从一滩变成了立体的,飞扑上去掠走了塑料袋中的两个包子,重新摊回了椅子上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感谢拯救,我活过来了。”张佳乐觉得眼前的林敬言仿佛自带圣光背景。 

张新杰转移视线盯着张佳乐,道:“指挥所禁食。”

“怕什么。”张佳乐嘴里嚼着食物口齿甚为含糊,“老韩今天一早就回了住处,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估计中午之前是回不来了。”

他把手里那个没动过的包子递到张新杰眼前:“新杰你真不吃点吗?”

张新杰婉拒对方的好意,继续和文件山做着殊死搏斗。

于是啃着包子的某位开始和林敬言抱怨最近边境的骚动真是越来越多了,导致他们的工作量不得不每日加倍,每天有了上顿没下顿的。电子兵出身的林敬言和本来就擅长文书工作的张新杰还好,自己这个在军校里看见理论课就发晕的人可真受不了这多到爆炸的文件量。

林敬言很配合地附和,充分表达了自己对于张佳乐痛苦遭遇的同情,然后转身又递给张佳乐一沓需要他审查的黑皮文书。

张佳乐捂住双眼企图逃避现实,“老林你还不如弄死我!”他哀嚎着,然后上天实现了他的愿望。

指挥所的门吱呀一声打开,张佳乐下意识反手把没吃过的那个包子迅速藏到身后。他抬眼在逆光处搜寻到了韩文清的身影,却在看清另一个人的身形后呆愣在了原地。

叭嗒。

包子掉到了地上,滚了几滚粘着尘土滚到了韩文清脚下。原本应该替张佳乐点蜡的众人,此时的重点却都不在这个可怜的包子上。他们或站或坐僵着身体,目光流露出的讯息包含着震惊,疑惑,戒备。

“我觉得你可能需要解释下,长官。”

张新杰率先站起身,声音还是一贯的冷静自持,脸上却掠过一丝波澜,

“为什么联盟通缉犯会穿着霸图的衣服出现在霸图的指挥所内。”

毫不留情的话语让气氛一瞬间跌入冰点。

许久,韩文清开口道:“我恐怕解释不了。”

他倒是实话实说。

“没关系,韩司令。”林敬言不知何时绕到了两人身后,声音兀地从后方响起,“我们不介意听叶上将自己解释一下。”

冰冷的枪管抵着对方脑袋,明明上一刻还是温柔内敛的男子,这一刻却像盯牢猎物的鹰,浑身散发着收敛过后的杀气。

纵使被枪指着那人也一副浑然不觉的状态,脚尖蹭了蹭水泥地,蹭掉崭新军靴上粘到的黏湿泥土,不紧不慢地开口道:

“我说,这就是你们霸图的待客之道?”

叶修眯起眼,笑得像只狐狸。

“这样’十足’的诚意让我很担心会被你们一下子干掉啊,老韩。”

“枪放下。”韩文清朝林敬言抬了抬下巴。

林敬言动了动扣着扳机的手指,和另外两人快速交换了个眼神,又盯着眼前的长官几秒,最终还是慢慢放下了枪。

“讲吧。”韩文清用胳膊肘碰了叶修一下。反手关上了指挥所半敞的大门。

叶修看着面前三张熟悉的面孔,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别这么盯着我看,面具我是摘了,以后应该也不会用了。”

“所以,你们还是叫我叶修吧。”

“化名?”张新杰扶了扶眼镜。

“真名。”

“你用假名参军!?”张佳乐受到二次惊吓。作为资历颇老的高级将领,他自然知道联盟的审核究竟有多严。

“也不是假名,我进军校时用的是我弟的身份证。”

“你居然还有个弟弟······”过大的信息量让林敬言忍不住吐槽。

“讲正事!”忍了半天的韩文清终于是憋不住,踢了一下叶修的鞋后跟。对方夸张地一个趔趄,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韩文清的脸色黑了几分。

幸好叶修的玩笑从来都是点到为止,他顺手拉了一把木椅,坐下时已是满脸的正色。

“我想要拜托霸图帮我找一个人。他曾经与我有许多任务合作,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张斑驳的照片被他郑重其事地放在了会议桌中央。

张佳乐率先拿起照片,皱着眉看了一会,又递给另外两人。张新杰很快扫了一眼,而林敬言却也是皱着眉盯了许久,随后抬眼和张佳乐无声地交换了个眼神。

事情有点超乎他俩的预料。

当叶修说找个人时,他们和韩文清一样都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些“老朋友”。作为联盟军校的二期毕业生,军部里的老油条,嘉世的人他们相信自己还是能认得全的。然而照片上的男人却不属于他们记忆中的任何一个,似乎有点记忆的影子,却又像个陌生人。

这人是谁?巨大的疑问盘旋在两人头顶。

“咳咳。”从来不注意气氛的叶某人打破沉默,“你们韩大司令可是已经答应帮我这个忙了的。”

语气颇像生怕别人不还钱的讨债鬼,还故意瞅瞅韩文清得到对方一个默认的点头。

负责辖区事宜的张佳乐适时地翻了个大白眼,当着韩文清的面不好发作,只好在心里啐了对方一口,认命地接受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额外任务。

“知道了,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你。”他摸出个人终端,对着那张老照片来了个多角度快速十连拍,直接上传侦查所负责人的秘密联络群下达任务,照片原件依旧归还给了叶修。

韩文清看着事情差不多交代完了,击掌两下,示意大家都回去继续干活。转头对叶修使了一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地跟着进了司令办公室。

等到身后木门关上的那一霎那,眼前的人影忽地一闪,叶修还来不及作出反应胸前的衣服就被猛地勒紧,整个人被迫前倾脑袋后仰,一只粗糙而冰凉的大手卡上脆弱的喉咙,将自己狠狠按到了墙壁上。

“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韩文清直视着叶修的眼睛,一字一顿,竭力克制着手上的力道。方才接二连三的信息轰炸,已将他脑中所剩无几的理智燃烧殆尽,叶修漫不经心的态度更是为这滔天大火加了满满一瓶汽油。

假身份参军,数不清的谜团缠身,暗地里接下的秘密任务,每一个深究下去都足以将他送上军事法庭致以死罪。

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巨大的焦躁感将韩文清包裹,他突然发现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叶修,对方展现出的冷静多谋与漫不经心像是一层坚硬的保护壳将其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内里或许是柔软的,却也是旁人永远触碰不到的禁区。   

韩文清捉摸不透他,一直都是。

一股莫名的挫败感令他慢慢松了手,后退几步,看着叶修弯腰扶墙不住地咳嗽。

“咳咳咳,老韩你,咳咳,谋杀啊!”叶修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直起身子瞪向韩文清。

韩文清偏过头,避开他的视线,“抱歉,刚刚太激动了,没控制好情绪。”

“嗤。”叶修轻笑一声,“我说啊,”他慢慢走向对方,伸手一把拽住韩文清的衣襟,逼迫对方看向自己,“霸图的人道个歉也要这么别扭吗?”

他歪了歪头,眼角的笑意藏着讥讽,“还是说,你有别的心思?”

韩文清心里一惊,面上还是冷着脸一言不发。

叶修手腕一翻,一枚黄豆大小的黑色圆粒被夹在两指之间。冰凉的手指贴上韩文清的喉结,游蛇一般滑下脖颈,圆粒被顺势塞入了衣领。

“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这么做让我可有些失望啊,老韩。”叶修轻轻拍了拍韩文清的领口,“我以为在衣服纽扣里藏监听器之类的小把戏,是嘉世那帮人的专利呢。”

他盯着韩文清,似笑非笑。

TBC

-------------------------------------------------

恭喜韩叶达成一整章都不在一个频道上成就X

两人之间的奇怪关系后文会解释的,目前还没有开启恋爱进度。监听器伏笔指路本章开头

评论(5)
热度(35)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