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多cp】声声慢(喻黄篇)

*存在部分私设

*OOC有

*喻队出道设定十八岁,跟黄少同岁。

*系列文,其他cp有双花,双鬼,伞修,林方,叶蓝等

*感觉有BUG但是找不出,欢迎捉虫qwq

----------------------------------------------------------------------------

   1、喻文州有本笔记本,上面总是记着各式各样的东西。

        黄少天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将喻文州的本子拿过来,乱翻一通,对着上面一堆看不懂的圈圈点点和奇怪图示发一会呆,然后又百无聊赖地扔回去。

       其实喻文州的笔记本已经换过了好几本。只是他每次都买一样的款式,所以旁人看上去就好像喻文州一直在用同一本本子。而且这本本子还拥有无限的页数。

       黄少天自认为已经将喻文州所有的笔记本都浏览过一遍,但他却不知道自己看过的仅仅是二分之一。

       那剩下的一半被喻文州永远地尘封在了纸箱里,放进柜子深处。

       对于喻文州来说,纸箱里面承载的是他们的年少时光,还有回不去的青葱岁月。

       这是他内心最柔软之地。他想永久的守护它,提防它被世俗所刺伤。

       就像他想永久的守护黄少天一样。

       守护,那干净到没有一丝杂质的明朗笑容。

 

       2、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注意黄少天的,大概是很久以前。刚入训练营那会儿他就格外关注那个永远笑容灿烂,喋喋不休的活力少年。

        黄少天很耀眼,喻文州一直这么认为。但就是这么耀眼的人却阴差阳错地和自己分到了同一宿舍,这是他前所未料的。

       喻文州先前的舍友是一个猴子般的家伙,精瘦精瘦,典型的G市小伙,训练营里叫他“吊车尾”叫得最欢的那一个,这让喻文州深深记住了他的名字——王庆安。虽然黄少天也经常这么喊他,但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远不及那个王庆安讨厌。

       这个王庆安最终离开了,他是在训练营的第二轮淘汰中被刷下去的,原因是操作失误太多。

       真是讽刺,喊别人“吊车尾”的走了,最后倒是自己这个“吊车尾”勉强够着及格线留了下来。

       其实喻文州内心并不认为自己是“吊车尾”,大概是由于青春期强烈的好胜心和莫名的自信在作祟。在他的理解里,自己只是手速差点,战术头脑方面比起训练营里的其他人还是要略胜一筹的。但明显这所说的其他人并不赞同他的观点。

      换到一间宿舍后,黄少天对他的态度依旧不冷不热。喻文州也没多太在意,只是遵循从小培养成的良好礼节,见面打声招呼,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走自己的路。

       直到黄少天当众喊喻文州“吊车尾”被方世镜听到,叫出去训话一小时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才稍微有所改善。

      至少黄少天是硬生生地改了口,开始连名带姓地称呼喻文州。

 

      3、这种关系并没有维持多久。几个月后魏琛的退役让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态度彻底恶化。

       如果不是喻文州的那几局连赢,魏老大就不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内黄少天都是这么认为。

       作为矛头所指的喻文州并没有太大反应,但内心还是有几分内疚。魏琛作为一手将黄少天从网游高手带领着成为职业选手的人,自然是颇受黄少天的尊敬和爱戴。从那不同于寻常人的称呼就可以看出黄少天对魏琛的感情之深。只是魏琛的退役也并非自己的意愿,即便如此,喻文州在好长一段时间里看黄少天的目光都有些躲闪。

       一年后,方世镜退役,喻文州正式接手索克萨尔和队长之位。临走前,方世镜特意叮嘱了黄少天几句,希望他不要闹出什么乱子,不要跟喻文州对着干。

       黄少天一脸不情愿地答应了,不过事实证明他也真的很守信用。除了偶尔的不情愿外,对喻文州的战术指示可以说是绝对服从,每日训练也会认认真真的完成。

       只是那话唠的毛病倒是愈加变本加厉的厉害。

 

     4、喻文州的心很脏。早在训练营时期黄少天就隐约察觉到了这一事实。

       只是那时身为“优等生”的他与人称“吊车尾”的喻文州交集不多,便也没感受的多明显。现在两人分别成为了战队的正副队,交流一下子多了起来,喻文州的心脏程度在黄少天的眼里就立刻呈几何数开始增长。

       蓝雨食堂的伙食从建立初期就颇负盛誉,甚至还有早茶供应。于是每天的9:00~9:30便成为了黄少天最快乐的时光。

       喻文州也很喜欢食堂的早茶。只不过由于队长事务繁忙,总是不能如愿以偿的享用到。好不容易有一天空闲下来,踩着点进入食堂,却跟早早就在食堂门口等候多时的黄少天撞了个正着。

       两人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路过的不知情的队员中竟有人感慨“我们队的正副队长感情真好。”

       听到此言的喻文州微笑一下,伸手径直搭上黄少天的肩,摆出一副“哥两好”的架势。

         黄少天虽然一肚子不情愿,但碍于还有其他队员在场,只好忍耐着配合喻文州,全身僵硬地跟着喻文州一起走到座位上。

       看着黄少天满脸的憋屈,喻文州的内心前所未有的愉悦起来。

       仍处于青春期的18岁喻队,报复心理还是很强的。

        

        5、两人之间的隔阂真正消除还是在第六赛季的时候。

          自从第五赛季败给微草之后,黄少天整个夏休期都很不爽。在第六赛季的赛场上,他们再次见到了王杰希,那个第二赛季就扬言“你们会在下个赛季看到这种方式”的魔道学者。

       对于王杰希,黄少天一直是耿耿于怀。不仅是因为他比自己早一赛季出道,莫名就成了前辈,还撞破了新秀墙。更是因为他将蓝雨的夺冠之路硬生生地斩断,最终蓝雨  连个亚军也没得到。

       于是,第六赛季的季后赛黄少天卯足了劲,行事果断,出手极快。特别是当对上微草,他几乎是将“快,准,狠”的机会主义发挥到了极致。宛如悄无声息的利刃,斩断来敌。与喻文州和其他队员的配合也算是天衣无缝,塑造了真正意义上的“剑与诅咒”,蓝雨的双核达到第四赛季以来的最强巅峰。于锋等队员在黄少天的带动下,纷纷情绪高涨,蓝雨战队最终摘得第六赛季的桂冠。

        赛后发布会上,拿着冠军戒指的黄少天生平第一次喊了喻文州“队长”。

      “队长队长,我们是冠军!”这让喻文州在惊讶之余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还是笑着欣然接受。

         那之后,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态度可谓是 180°大转弯,称呼彻底变为了“队长”,这让蓝雨战队的其他队员集体大呼,“变化太大,先让我的心脏缓缓!”

         但这变化的缘由只有喻文州自己知道:那是黄少天对他的肯定,对他喻文州这个人的全面肯定。不仅是实力上,还有情感上。


         6、喻文州很会照顾人,黄少天大概是对此感受最深的一个。

        赛后没多久,蓝雨俱乐部就组织了一次全队旅行。黄少天其实并不不想去,但本着公费旅行不去白不去这一原则,也参加了这次活动。

        旅行地点选在三亚,著名的旅游胜地。但众人在那里呆了还不到四天,便打算匆匆回程。

       主要原因还是三亚的酷热天气对一群宅男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他们有大半时间都是在酒店的空调房里度过的。

       最后一天的庆功宴上,黄少天头一次喝了酒。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误喝。

       粗神经的宋晓将果汁punch错当成了普通果汁,递给正到处找水喝的黄少天。黄少天想都没想就直接接过一饮而尽,然后······就倒了。

        其实果汁punch并没有多少度数,只不过像黄少天这样的职业选手为了延长职业寿命,通常都是滴酒不沾,一点点的酒精就足以让他们喝醉了。

        作为队长的喻文州在经理的拜托下担起送黄少天回酒店的重任。

         一路上,醉酒了的黄少天胡话说个不停,话语量也要比平常高出两倍。喻文州耐心地听着,纵使这些言语都毫无逻辑,他也会时不时的答应几句。

        回到酒店黄少天还是不消停,一面“队长队长”的叫着,一面整个人都趴在了喻文州身上。喻文州费了好大劲才把黄少天从身上拽下来,安置在了软床上。

       黄少天嚷嚷着“好热好热”,不安分地在床上乱动,时不时打几个滚。喻文州无奈,只好将毛巾用冷水沾湿给他擦了脸和胳膊,又去酒店厨房找醒酒汤。忙完一切已将近午夜。

         第二天早晨黄少天醒来时便看到了喻文州坐在自己床边的椅子上,半个身子趴在床沿,侧着头呼吸均匀,睡得安稳,这样一副情景。

        看着身边人的睡颜,黄少天的内心竟有一丝悸动。

       自那以后,喻文州便成为了黄少天的“倾诉对象”,训练室里每天都能听到“队长队长,你来看一下!”“队长队长,一起去食堂吧!”等诸如此类的呼唤声。

        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真不知是福,还是祸。


        7、喻文州有很多小心思,有些甚至连黄少天也不知道。

        比如,他并没有执着到想要在电竞这一条路上死磕到底。早在训练营时期他就想过为自己留条后路。所以经常乘着训练的空档自学课本,打算以后考个文凭。重点中学出身的他,基础自然是要比别人好上许多。

        只不过后来肩负重任,考文凭这件事暂时被搁置到了一边。

        随着后来在荣耀道路上越走越远,留后路的念头便渐渐不再那么明显。但少年时心思太细而遗留下来的性格问题,倒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加明显。

       有时候黄少天会问他为什么要把笔记记得那么详细,明明这个战术方针大家都早已烂熟于胸,只需粗略地记个大概便可。

       喻文州自己也说不清,他的潜意识里就是想记得详细一点。不过这也给他带来了一个好处——记忆力显著提高,战术灵活多变。

       凡是在纸上走过一遍的东西他都能举一反三,这让他在战术布置上有了更大的空间,更多的思路。

       当然,这是在荣耀上。生活中喻文州的心细几乎可以说是详尽之至。

       比如买个饮料,他会记住战队所有人的嗜好,甚至连公会的高管也会照顾到。这让他在战队中收获了近乎MAX的好人缘。

        就连郑轩感慨起喻文州来也忘了口头禅,

     “队长要是消失一星期,整个俱乐部都会乱成一团吧。”

        对于诸如此类的称赞,喻文州向来都只是笑笑不回答。这种细致入微的性格,大概也是当初和黄少天这个大大咧咧的冒失鬼同一宿舍时培养出来的吧。

 

         8、喻文州意识到黄少天和自己一样,也对对方报有好感还是在第九赛季的全明星周末。

         那天一群人吵吵着要聚一聚,爱热闹的黄少天当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20多号人浩浩荡荡地找了个KTV包厢,点了些果汁吃食。

        在经过一通嘘寒问暖和车轮战般的垃圾话后,便开始了今晚的正题——坑人无极限的“真心话大冒险”。

        不得不说,黄少天那日很有张佳乐上身的兆头,几乎都是每轮必中。从最初的兴奋嚷嚷玩到后来已经变为咬牙切齿。

        发誓要一雪前耻的黄少天,更加积极的参与游戏。只可惜祸不单行,他居然抽中一张连张佳乐都没摸到过的大冒险牌——和你身边任何一位同性接吻。

         这张牌的劲爆程度让现场所有人哗然,有不少嫌看热闹不事大的人已经纷纷将手机相机准备就绪,更有妹子捂住嘴一脸的期待。

        不过为了不让黄少天为难,最后还是比较有良心的肖时钦站了出来,提议把亲吻改成亲额头。

        黄少天环视一周,认命般拉了一下喻文州的衣袖。喻文州无奈地站起来,为了方便黄少天完成任务还特意往下蹲了蹲。

       于是,在场的所有人看到了今天最美好的一幅画面,

        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上衣下摆,轻颤着将头靠近喻文州雪白的前额,落下轻轻一吻。喻文州闭着双眼感受额上传来的柔软触感,唇角不自觉地向上弯起,勾画出一抹温柔的弧度。

     “队长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你了。”

        以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音量,黄少天用这辈子最快语速在喻文州耳畔留下这句略显羞涩的表白。

     “真不巧,我也是。”喻文州以微不可辨的声音回应道。


          9、“队长队长,你又在写什么?”洗完澡的黄少天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喻文州手里拿着的笔记本。

        喻文州笑着扣上硬皮本,故作神秘的眨眨眼睛,“秘密。”

        黄少天不高兴地嘟囔几句,接着就被喻文州一把拉了过去,夺走手里的毛巾,开始温柔地帮他擦头发。

       “头发还在滴水就出来,小心感冒。”温润的声线说着叮嘱的话语。黄少天的脸有些发烧,立刻顾左右而言他,想极力扯开话题。

       “队长队长,”他说,“你还记得我们在训练营时候的事吗?”

         喻文州的手顿了顿,半晌,才回应黄少天。

      “记得啊,”他吐字很慢,几乎是一字一句,“那个时候,你可是我无解的难题呢。”


Fin

 


评论(2)
热度(23)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