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苏沐秋中心】 浮生未歇(伞修橙亲情向,苏沐秋灵体视角)

*本来是伞哥中心本的稿的。结果主催窗了。

 

*文风突变系列。

 

*略OOC。私设有。

 

*叶修沐橙并没有在一起X3。

 

*中秋快乐

 

-------------------------------------------------------------------------

 

        我从来就没有思考过自己死后会怎样,亦或是说,我不愿去思考这个问题。从将沐橙带出孤儿院开始,我心心念念的只有怎样改善我们的生活,怎样让沐橙少吃点儿苦,后来又多了个叶修。叶修是个好帮手,也是我最信任的挚友,但同样是一个人形麻烦制造机。他突如其来的闯入,给我和沐橙添了不少乱。原本平静的生活变得忙碌起来,就更无暇顾及这类人生哲学问题。

 

        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耀眼的白光,刺耳的摩擦声,一瞬间的极致疼痛感,以及手机中叶修呐喊出的最后一个字音。至今,我都记忆犹新。现在,看来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了。

 

        自己死后,到底会是怎样的呢?

 

        *

 

        我是在强光刺激下醒来的。神智清醒后,周遭景物并未如自己想象那般是惨白的墙壁,空气中也没有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不,准确来说是我什么也闻不到。

 

       眼前的景象很是熟悉,往昔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我猛然想起这是家门口的那条新兴路。从前这里一年到头都挤满了贩卖各种廉价商品的小地摊,是我和叶修除网吧外最常光顾的地方。不过后来因为文明办的整治,地摊贩已变得寥寥无几。莫非······莫非自己得到重生了?!突然萌生的想法令我兴奋得颤抖不已,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向前迈去,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记忆中那个熟悉的方向奔去,那个有着沐橙,有着叶修,有着家的方向。

 

       前面的路人挡住了去路,“借过”我伸出手想要提醒他,却在那一瞬间止住了脚步——自己轻而易举地穿透了他的身体,而伸出的右手竟是透明的。我惊异地低下头环视自身,接着悲哀的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是似乎下一秒就要消失的透明色。看来,上天还是不愿意给我一丝怜悯,我无奈得苦笑道。

 

       不过,至少我可以见到沐橙和叶修。这么自我安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幢承载了太多回忆的老楼下。楼道里原本可以算的上洁白的墙壁此时已经破败不堪,大块大块的墙皮脱落,墙角还有着多年未经打扫而生出的霉斑。昏暗的光线下密集的微尘不停飞舞着,虽然已经失去了感官但此时的我还是有种想打喷嚏的冲动。沿着狭窄的楼梯一路向上,木质扶手早已腐朽,有些地方还能隐约看出虫蛀的痕迹。

 

       来到熟悉的那扇门前,沉默地站了一会儿,将自己的心绪调整好便径直向多年未开启的家门走过去。这个身体现在看来倒也是方便,至少眼前的这扇门完全不是障碍,随随便便就穿透步入了室内。

 

       家中的物件摆放还是那般模样,跟我脑海中的印象差不了几分。虽然并不清楚离自己去世已经过了多少年,但从锈迹斑斑的铁架子可以看出应该已经有了些岁月。令我惊讶的是狭窄空间里摆放着的桌椅竟没有一丝灰尘,与楼道里的景象截然不同,书柜里为数不多的书籍和桌上的物品也摆放得整整齐齐。

 

        手指轻轻抚过家中熟悉的物件,往昔的记忆像旧电影般在脑海循环播放。那个第一次切菜时笨手笨脚用力过猛而留下的刻痕,那条沐橙织得歪歪斜斜,色彩搭配惨不忍睹的围巾还有那口被叶修弄得底部焦黑,专门用来煮泡面的奶锅。所有的物件,一切的一切,都像发生在昨天。真好啊,三个人虽然生活拮据却温温馨馨的日子。我不由得怀念起来,一张泛黄的小纸片闯入视野。

 

     “叶修,苏沐秋”

 

     “目标,冠军!!”

 

     “呵呵,那是肯定的。”

 

       字迹尚且稚嫩,却透露出不输给任何人的信心,甚至可以说是带了点年少轻狂。末尾充满嘲讽意味的语句,也就只有叶修这种天生仇恨值满点的人才写得出来。没想到,他还保存着。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但更多的是怀念和不甘。我还记得,这张便签纸就写于我出车祸的前一晚。半个月前的同一时间,我们正式决定跟嘉世签订合同。自己的荣耀之路明明才刚刚起个头,就被迫仓促结束,一切的一切都止于那个蝉声聒噪的夏天。

 

       就在我暗自惆怅之际,身后的铁门发出了轻微响动,是锁舌的咬合声。方才飘忽的思绪一下子紧绷起来,半是期待半是激动的紧紧盯着大门。有着这间屋子钥匙的除了我就只有···莫非···真的是他···

 

        叶修!果然是叶修!在铁门被拉开的一瞬间我就看到了这张阔别十年之久的面孔。眉目依旧是那般模样,只是比起以前的青葱少年,此时的叶修已经没了那份青涩,更多的是独属于成年男性的成熟和可靠感。

 

     “沐秋,我又来看你了。怎么,有没有特别想我?”

 

        好吧,可靠感这种东西果然只是错觉,依然不要脸才是现实。虽然现在的我很想狠狠地吐槽,但无奈于这具身体无法发声,只好作罢。

 

        先饶你一次,我在心里对叶修说。

 

        接下来的打扫工作叶修做得很熟练,像是打扫过许多年一样。

 

        这家伙,居然···,我在内心轻笑道,不知为何竟感到一丝丝高兴。

 

       清理桌子时叶修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件落满灰尘的物品,按理说应该不会有积灰这么严重的东西,“这是·····”疑惑地拿起来瞧了瞧,随即露出复杂的表情。怀念,感慨,淡然以及一闪而逝的哀伤

 

      “多少年前的东西了,沐橙居然还保存着。”叶修将相框搁置在桌子上,伸手到裤袋里似乎在掏着什么。我凑上前去看了一眼,相框里的相片已经有些年月,如果没记错应该是沐橙上初中时过生日照的。那时和叶修才刚刚认识了一年,虽说只有短短一年但彼此之间已和家人别无两样。

 

       照片上的两个少年,互相搭着肩膀笑着。个子高一些的少年,还是带着温柔的笑意。夹在两人之间的橙发小女孩更是一脸灿烂。

 

    “啧,在这里抽烟的话会被沐秋骂死的吧。”叶修看着手中刚翻出来的香烟和打火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二者重新放回去,再次拿起那个相框,用抹布将覆盖在上面的积灰擦拭掉,放回原位,接着一声不响地转身走了出去。

 

       我目送着叶修默默的从我面前走过,轻轻关上家门,提步跟了上去。此时太阳早已落山,不知不觉间竟过了这么久。沿着漆黑的楼道拾级而上,叶修的躯体在朦胧月光的滤过下打上一层浓重的阴影。我从未发现叶修的背影竟是如此陌生,陌生到我几乎认不出他,却莫名让人心安。

 

       我无法想象自己不在的这些时日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独自承担了多少。以至于让一个原先还带着些许傲气的少年,被时光磨砺成这般。磨去了那些棱棱角角,变得稳重,成熟。

 

       名为歉意的酸涩情感在内心深处开始发酵。纵使顶着这具透明的身体,我也能感受到心底最柔软的那块地方在隐隐抽痛。

 

       叶修走到一扇铁门前停下了脚步,左手摁住已经生锈的门把手,吱呀一拧,独属于H市的瑟瑟夜风拂面而来,将他的发丝吹得有些凌乱。

 

       我随着叶修的缓慢步子走到天台上。看着他在一级冰冷的石阶上坐下,再次从口袋中摸出那一包烟和磨损严重的打火机,抽出一根点上,送到唇边深吸,然后在烟雾缭绕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叶修的双肘撑在膝盖上,脑袋低垂,修长的两指间夹着的点点火光,忽闪忽灭。烟灰肆意地掉落到石阶上,又很快被秋风吹散。

 

        好一会,他才重新抬起头来,目光直视前方,脸部线条逐渐变得柔和,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看上去很平静,只是那微眯的双眸中仿佛盛着一碗糖浆般胶着的哀伤。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环状物,泛着锃亮的金属光泽,即便在昏暗的环境下也很是耀眼。

 

    “冠军戒指,又一个。”

 

    “单挑37连胜。放心,给你留了一场。”

 

    “沐秋你看啊······”

 

    “我已经扛起了没有你的荣耀。”

 

      叶修说完沉默片刻,又张张嘴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无奈叼着烟的他吐字甚是含糊,没有听清。

 

      我就这么站在叶修身后,注视着他抽完一根又一根的劣质香烟,一言不发地将自己笼罩在飘渺的烟雾中,听着他不停地喃喃自语。

 

       夜晚的风很凉,不只是因为身在天台所以高处不胜寒,还是因为此时早已入秋。虽然身体已经灵体化失去了所有感知,但我还是能恍惚感觉到那彻骨的寒意。

 

       我依稀记得很多年前的无数个夜晚,我们就是像这样并肩坐在天台上。上空是如蓝墨水晕染开来般的夜幕,下方是星火点点的繁华世间。无数个怀揣着憧憬的荣耀梦在这里诞生,两个少年碰拳击掌在这里定下永恒不变的誓言。

 

      “叶修。”我终于开口,虽然在叶修听来周围的一切还是寂静无声。

 

      “好久不见。”

 

        我缓缓在叶修身边坐下,尽量不去和他发生肢体碰撞,以免像穿透那个路人一样穿透他的身体。

 

       夜风中,路上的鸣笛声,行人的喧闹声,风牵动树枝带来的簌簌声响皆溶在这宁静的夜色中。此刻,再微小的声音都显得那么清晰。我甚至能听清叶修每一次呼吸的轻重缓急。

 

     “叶修,原来你在这里呀。”清亮的女音骤然响起,打断了我的沉思。

 

       我和叶修几乎是同时转身向后看去,就见沐橙倚靠着铁门笑盈盈地看向这里,长款风衣中隐约可见红白相间的运动外套。

 

        那个······是队服吗?大概是刚刚结束训练就急匆匆地赶过来了吧。我腹诽道。

 

        在看到沐橙的那一瞬间,说实话,我真的差点认不出来她。在我的记忆里,沐橙永远是那个扎着两个双马尾,怯生生地喜欢躲在我身后的小女孩。

 

        现如今,曾经的小女孩已经长开了眉目,双马尾也变成了飘飘长发,脸上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倒是一直都没变过。

 

      “沐橙······都长这么大了”看见自家妹妹,方才伤感的情绪被冲淡了几分。唇角不由自主地弯起一个弧度,却暗含了几分悲凉的意味。与此同时叶修也朝沐橙招招手,

 

       “来了啊,真快。我还以为你要再过一会。”

 

        沐橙笑了笑,走过去,大大咧咧地在叶修身边坐下,刚好和我是同一位置。见状,我赶紧闪身从石阶上站起来让出了一个空位,才险些没有碰到沐橙。而后站到了他俩身后。

 

        刚刚的动作几乎是无意识的。我觉得自己那么做是为了不穿透沐橙,然而有一个微小的声音一直在内心深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你不过是不愿承认自己死了罢了。

 

         不愿承认···自己···死了···吗?

 

        这边不知情的沐橙故作生气地抱怨一句,“这里以前你和哥哥经常来呢,还老是以认真写作业为由不带我。”

 

        那时候是为你好才不带你的啊,傻丫头。家里就你一个读书的,当然希望你好好学习。经济上的问题交给我和叶修就好了,生活上的重负我俩来担。现在不是带了嘛,不过可惜,你看不到我了呢·····

 

     “你哥那是为你好。”叶修将抽得只剩短短一截的烟头在石阶上捻灭,        “他是希望你好好读书,别来掺和我们干的这些苦差事。他啊,就是心思太密,想着这个又想着那个,独独忘了他自己。”

 

       叶修抬头望向深邃的夜空。

 

    “如果沐秋还在的话,大概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吧。”

 

    “那是肯定的啦。不过我相信,哥哥即使是在另一个世界也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毕竟,那可是我哥哥啊······”沐橙将头靠在叶修的肩上,低声说道。

 

       ······

 

      我沉默了。

 

       印象中叶修很少跟我说这些,至少我活着的时候是这样。我们之间的日常对话基本都是由一句句垃圾话组成,沐橙除了夸赞我的厨艺之外也很少称赞我。“了不起”这样的词汇我是第一次从他两的口中听到。

 

       有点莫名的,开心呢。我勾了勾唇角,却发现扯不出一丝弧度。

 

        果然,还是难受的吧,不论是我还是沐橙和叶修。人死了这种事,换做谁都一样。

 

        不知道自己的死给了沐橙多大打击,纵使她变成熟了,毕竟也还是个女孩子,需要有人来爱,来呵护。

 

        我苦笑一声。

 

       这丫头,现在居然如此亲近叶修了。明明当初刚把叶修带回来时她还各种嫌弃呢。

 

       我如是想着,忽的觉得身体有些轻飘飘。向下看去,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消失了,这种情况还在逐步向上蔓延。

 

       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恐惧情绪涌上心头,极其不好的预感在脑海里浮现——自己即将消失。

 

       “叶修,算我求你,照顾好沐橙,我的妹妹就交给你了。”也不管叶修能不能听到,我抓紧时间说出自己的最后心愿。

 

      “如果有哪个死小子敢追她,一定要替我把把关。”

 

      “这债,算我欠你的,下辈子还。”

 

        消失的状况已经蔓延到了腰部。

 

       “真抱歉呢,沐橙。明明当初说好了要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受任何欺负,我却没能做到。现在连好好看着你的机会也没有。我这个当哥哥的,很不负责任吧。”

 

      “沐雨橙风就靠你了。”

 

     “代我······好好地走完这条荣耀路。”

 

      “哥哥相信你。”

 

        双手开始消失。

 

      “时间······不多了呢。”

 

        我竭尽全力想去拥抱他们,但一切都是徒劳。

 

     “叶修,谢谢。照顾沐橙这么多年。”

 

     “我的荣耀就由你们去替我实现了,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祝福你们。”

 

        消失蔓延到了颈部,声音逐渐变得虚幻。

 

     “今生今世,能遇见你们真好。”

 

     “沐橙,叶修。”

 

     “谢谢。对不起。再——”

 

        再见 

 

       我吐出的最后一个字音消散在了夜空中,透明化身体的最后一部分化为了飘渺的虚无,脑海渐渐放空,意识开始涣散······

 

      *

 

      叶修猛地抬头,看向深邃的夜空。

 

      苍穹的颜色深到分辨不清是深蓝还是墨黑,记忆中皎洁的月亮因为云层的阻挡只泛着黯淡的光芒,点点微光缥缈着,融入这浓重的夜色中。

 

     “怎么了?”被他的举动吓到了的苏沐橙疑惑。

 

     “······没事。”沉默一会,叶修答道,挪回了视线,“大概是幻觉吧。”如同蚊讷般的声音,似是说给自己听的话语。

 

        刚刚那一闪而逝的声音·····真的好像沐秋·····

 

       天空中开始飘起星星零零的雨丝。

 

     “快回去吧,下雨了。”苏沐橙拽拽叶修的衣角,刚要起身,却惊讶的发现了角落里的物件。

 

      “咦?这里怎么有把伞?明明刚刚来时没看到的。”说着,捡拾起来递给叶修。

 

     “估计是谁留在这的吧。”叶修“啪“的一声撑开伞,也有点讶异。

 

        整把伞通体透明,甚至连细长的伞骨也是透明质地,这在伞中是极少有的。而且,在碰到伞的那一瞬间竟有股莫名的熟悉感。

 

       “正好,不回去了。”叶修安安稳稳地坐在石阶上,“留在这里看星星。”

 

         苏沐橙抬头看看连月亮也没有的夜空,噗嗤一声笑出来,没有去揭穿叶修蹩脚的借口。

 

     “好啊,那我陪你一起看·星·星·”

 

      说着重新坐回去,挤到了叶修撑开的伞下。

 

      蔚蓝的夜幕下,彼此依偎的两人头顶撑着一把透明的伞。

 

      浮生,未歇。

 

 

 


End
 
 
 
后记: 
老实说我自己也觉得这篇伞哥Ooc了【躺平,大概是因为不太适应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Qwq。伞哥应该是乐观的,争强好胜,自信足,爱游戏,勤俭持家,还有点小自恋。即使死了也是个会去网游虐菜的乐观的鬼。 
这个苏沐秋在这篇大概是展现不出来,希望声声慢系列里能还原一个更真实的伞哥吧。

评论(1)
热度(11)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