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喻黄】怪诞七日谈(人类喻X幽灵黄,万圣节Paro)

*喻黄依旧甜甜甜【热衷发糖X

 

*私设有,喻队技术人员设定。

 

*万圣节本《Trick Or Treat》的参本文。Cp17没买到的小伙伴可以去通贩W

 

*食用愉快XD

 

-----------------------------------------------------------------------------------

 

第一日 灭不掉的电灯

 

  喻文州是个普通上班族,在一家科技公司研究嵌入型芯片。作为一名科学至上胡技术宅,对于鬼怪这一类超自然的存在,他当然是一万个不信。

 

  10月25日,虽然是双休日,喻文州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在郊区租的公寓。

 

  匆匆洗了个热水澡,带着一身氤氲的水汽,喻文州检查了门锁和煤气关掉客厅和书房的灯,一头栽倒在卧室柔软的床上。困倦之间喻文州的双眼渐渐眯缝起来,就在他快要会周公时一束微黄的光亮了起来,半梦半醒间他以为自己累出了幻觉,当意识到这是隔壁书房的灯光时,已是瞬间从床上一跃而起。

 

“莫非……是贼?”喻文州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大脑飞快的运转,悄悄将床头的台灯握紧,轻手轻脚地向书房一点一点挪动。

 

  然而当他闪进书房时,里面的景象和他的想象大相径庭。不仅没有贼,房间内的东西整若如初,完全不像有人进入过。

 

  “还真是累昏了头,连自己关没关灯都记不清了”喻文州扶着额头,自嘲的笑道,转身离开书房随手关掉了灯。

 

  被这出闹剧折磨得更困乏的他,很快在睡意的催促下进了梦乡,没有注意到微黄的灯光不知何时又从门缝中渗透进来。

 

 

 

第二日 移位的书本

 

  10月26日,星期一 

 

  “奇怪,我的那本《资本论》去哪里了,我记得明明是放在这里的。”喻文州弯腰在令人眼花缭乱的书籍中翻找,眉头微皱,修长的手指抚过一个个书脊,最终停留在一本棕色硬皮书上。

 

他手指一拨取了出来,找到自己想要的内容后,把它塞回第三排的顺位第一个空位。

 

  当晚,喻文州又惦记起那本书,走进书房,找到第三排顺位的第一个位置。

 

然而那里放的是……《人类进化史》?

 

  怎么又自己移位了?

 

喻文州心里有些发毛,一通寻找后在第二排发现了那本书。满肚子疑惑的他将其放回原位,合上了书橱的门。

 

 

 

第三日 真鬼现身

 

10月27日,星期二

 

 作为一位勤勤恳恳的员工,喻文州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加班到深夜了。

 

 咔嚓,锁舌碰撞的声音。喻文州轻轻推开家门,打开餐厅的吊灯。在视野亮堂起来的那一霎那他瞬间进入僵直状态,愣在了原地。

 

 家里一片狼藉,一切物品的摆放都变了样子,但很快他排除了进贼的可能性,因为他的拖鞋就在自己眼前。

 

至于在眼前的原因——它们此刻正悬在半空中。

 

  喻文州在那一刻,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后,他做了一个自己从前完全不可想象的举动,对着一团空气问道:

 

  “你是鬼吗?”

 

  拖鞋像活物似得抖动了一下,显然喻文州的出现让他也受到不小的惊吓。拖鞋降落下来,紧接着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飞向喻文州并在空中留下鬼画符一般的字迹。

 

【我是鬼。你怕吗?】

 

 

 

第四日 一切的开端

 

当属于10月28日的太阳升起时,那支铅笔仍旧勤勤恳恳地在白纸上留下鬼画符。

 

喻文州看着手边一叠满满当当的纸张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所以,你为什么会来到我家?”

 

铅笔欢快的飞舞着。 

 

【因为一来到这边就遇到了文州你,觉得是个好人就跟着来到这里了呗而且啊……】

 

“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喻文州出声打断。 

 

【户口本上写的啊。上回翻书橱时发现的,一时好奇就看了。哎,说真的,这名字还挺好听,一看就温文尔雅,绝对高智商人才不像某个姓叶的。文州你这名字是你爸起的吗,还是你妈妈,你爷爷,你……】

 

“我父亲。”喻文州觉得再这么问下去,自己祖宗八辈子都要被这名叫黄少天的鬼问出来。

 

“少天,我可以这么叫吗”

 

白纸上出现了一个勾。

 

喻文州笑笑,转身进屋,出来时手中多了件长摆大衣。

 

“穿上这个吧,至少可以让我看见你,这样的话就不会感觉太奇怪了。”

 

大衣在空中停住,扭动几下竟然撑了开来,像是塞进了什么东西。场面颇有些诡异。

 

黄少天向上翘起的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抓着铅笔飘向白纸。

 

喻文州看见纸上浮现出一行字,不像之前的鬼画符,而是很端正的行楷。

 

【很帅!谢谢你,文州。】

 

 

 

第五日 与鬼同居

 

10月9日

 

【文州文州文州!!!!!】

 

喻文州一回到家就被一件大衣扑了个满怀,接着一张白纸糊就在了脸上,末尾的感叹号格外醒目。

 

“怎么了少天?”

 

【今天晚上陪我打电玩吧!好!无!聊!啊!】

 

喻文州扭头看看公文包犹豫了一下,随即抬头摸了摸大衣上方看不见的脑袋,弯了眉眼。

 

“好,陪你”。

 

听到这个答复,大衣欢快的摆了摆袖子。

 

至于工作什么的,等他先安抚了这只不知疲倦的小鬼再说吧。喻文州想。

 

 

 

第六日 风雨欲来

 

   10月30日

 

黄少天的情绪很低落。喻文州有些担心。

 

但不论他怎么询问对方就是不肯说出原因,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过了一天。

 

深夜,一向倒头就睡的喻文州罕见的失眠了。

 

 

 

第七日 万圣之夜

 

10月31日

 

一夜未眠的喻文州看向罪魁祸首——大衣。不,应该说是大衣里的黄少天。

 

大衣一直抖动着显得局促不安,其实对于喻文州失眠这件事黄少天的内心也很自责,但不知道该作何解释,只好这么憋着。

 

“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原因了吧,少天”。

 

喻文州递过来一支笔和白纸。

 

黄少天纠结了一小会,最终还是迟疑地接受了。

 

【今天,是万圣节】

 

笔尖在纸上发出沙沙声。

 

【鬼界有一个说法,万圣节十二点以前,所有的鬼必须回到“那边”去。如果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及时回去的话,会…】

 

“会?”

 

【就会回不去了。会被立下魔咒,直到十年之后的万圣节。】

 

喻文州陷入了沉默。

 

“也就是说,少天今晚必须要回去了是吗?”

 

铅笔停在空中,半晌才落下。

 

【是。】

 

“那么”喻文州抬起头,并没有黄少天想象的悲伤,而是一张温和的笑脸。

 

“我们就来度过一起相处得最后一天吧,今天我请假。”

 

黄少天愣了愣,随即扑进喻文州怀里。

 

午夜十二点五十分

 

喻文州和黄少天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着秒针毫不留情的向前移动。

 

【我该走了,文州】

 

大衣飘了起来

 

【这几天很谢谢你的照顾,我这样很开心了】

 

【所以,谢谢,对不起】

 

【再······】再见

 

铅笔颤抖着,终究还是没能写完最后的话语,掉落到了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喻文州看着飘远的大衣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伸手抱住那团虚无。

 

“少天,不要走”,他轻声说,语气是再明显不过的央求意味。

 

“我知道这样做很自私,但是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少天,少天你就像是我的小太阳,即使是鬼也好,人也罢,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所以,我请求你,留下来好不好”。

 

喻文州觉得此刻他大概说了自己人生中最不理智的话。

 

大衣震颤了一下,猛地转过身来用袖子环住喻文州。

 

好。黄少天无声地回答,颤抖着拾起笔在纸上留下一排歪歪扭扭地痕迹。

 

【留下来,陪你】

 

秒针移动到最后一格,指向了十二。

 

今夜,是属于百鬼的狂欢。

 

此刻,时间永恒。

 

 

 

尾声

 

【文州文州,如果我当初没有留下来,你怎么办?】

 

“那我就等自己变成了鬼去找你,永生永世,永不轮回,直到遇见你为止。”

 

遇到你大概花光了我这辈子所有的运气。

 

那么就用下辈子的运气,去寻找你。

 

End

评论
热度(11)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