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徐景熙中心】The Beginning(正剧向,伪蓝雨中心)

     *第二篇个人中心向献给我最爱的治疗景熙小天使 

     *私设徐景熙十三赛季退役,17岁进入蓝雨训练营。

     *OOC有

     *蓝雨是我心中永远的冠军。

-------------------------------------------------------------------------

      G市的夏天很闷热,是独属于南方地区的那种潮湿而又粘稠的闷热。虽然现在已近傍晚时分,但白日里的暑气却没有一丝消退,反而是蚊虫的骚扰更加频繁。

       街道上依旧熙熙攘攘,被高温逼迫着在家里憋了大半天的人们,此时都趁着太阳落山三三两两出来透口气。虽然俱乐部考虑周全,特意挑选了人相对较少的偏僻街道作为俱乐部选址地,但还是不能确保安静的环境,毕竟现在可是已经放暑假了,那有假期还窝在家里的道理呢?

       当然,死宅除外。

       作为死宅集结地的蓝雨训练室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按平常,这里至少也要到九、十点喧闹才会渐渐平息,但今天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队员们很早就都离开了,独留徐景熙一人待在空旷的训练室里,面对一排排刚换过的崭新机子发着呆——蓝雨训练室的整理人员是轮换制的,今天恰好轮到他。

       徐景熙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他今天像是着魔了一般疯狂眷恋着这个已经看了十年半载的训练室,直到对面人家的灯一盏一盏点亮,徐景熙才缓缓从座位上起身,准备开始整理训练室。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整理的,新出道的队员们基本都在训练营里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走之前将桌上的物件摆放的整整齐齐,只有个别堆放地随意了点。而自己的东西早已差不多搬光了。

      徐景熙看着整洁到有些过分的训练室,竟感到有些不自在。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呢,他问自己。

      习惯了那乱成一团的桌面。

      习惯了满地的零食包装袋和碎屑。

      习惯了因为粗枝大叶而遗落在电脑前的账号卡。

      习惯了东南角桌子上每天堆成一摞的硬皮笔记本和散放着的文件。

      习惯了······

      习惯了蓝雨战队背后总是会有灵魂语者的存在,习惯了灵魂语者的操作者是自己而不是别人。

       如今,那些早已习惯的事物已经被打上“曾经”这个标签。灵魂语者依旧站在那,只是背后的身影已不再是自己。铁打的账号,流水的选手。这些道理徐景熙并不是不懂,只是,真的经历起来还是会有那么一丝小小的不舍。

       毕竟,这可是荣耀,是他付出了所有青春年华的荣耀,是他当做毕生信仰的荣耀。

       退役,是件残酷的事。没有人可以逃脱。不论是教科书一般的叶修,还是曾经带领蓝雨摘夺桂冠的队长和黄少,亦或是一如既往的韩队,最终都过不去退役这道坎。但徐景熙还是想把这个最终归宿的到来拖得久一点,再久一点,哪怕是多打一天也好。

       不过,现在是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

       徐景熙一边想着,一边打开尘封已久的储物柜。

       漫天的粉尘扑面而来。自己到底是多久没有打开这个柜子过了,徐景熙咳嗽着,被呛得倒退几步。接着,他的注意力就被角落里一件微微反光的物品吸引了过去。

       徐景熙探身从储物柜中将它取出,用衣角细心地将上面的薄尘抹去,惊讶的发现手中的东西竟然是多年前蓝雨全员的合照,而且还被裱进了相框。

       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他努力回想着。直到看见相片中自己一脸青涩腼腆的表情,才顿时醒悟那是第六赛季的夏休期。

       那时蓝雨第一次捧起了总冠军的奖杯,每个人都难掩兴奋之情。队长喻文州便建议,一起拍张大合照吧,不仅仅是战队成员,训练营和工会的所有人都来。也算是久违的庆祝了。

       徐景熙当时在训练营里表现很出色,基本已经被内定为战队的预备队员,于是破格得到了一个站得离战队成员最近的资格,旁边是队里的弹药专家郑轩,前面就是队长喻文州。

       真怀念啊,徐景熙轻轻摩挲着那一张张青涩的面孔,轻声叹道。

      他们,也曾这么年轻过。

      略微酸涩的情感蔓延上来,思绪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个,蝉鸣绝于耳的夏天。

*

       对于17岁的徐景熙来说当初会选择加入蓝雨训练营,除了对荣耀的热爱以及蓝雨是本土战队以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喻文州。

      徐景熙刚接触荣耀时可以说是蓝雨的脑残粉,其中粉喻文州粉的最厉害。他曾经也想过玩术士,也尝试过术士号。不过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尴尬事件后徐景熙还是毅然决然的放弃术士,继续玩他最顺手的守护天使。

      后来他不顾母亲的反对参加了蓝雨训练营,打算追随喻文州的脚步。不过,事实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美好。

       训练营里玩治疗的有近十个,徐景熙的技术不算吊车尾但也不算顶尖,至少入选正式队员似乎是没什么希望了。徐景熙有些想放弃,但想到自己来训练营的初衷又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隔月测试是蓝雨训练营的传统,战队队员有时也会在测试的时候来训练营里看看,以便挑选那些足够优秀的学员。徐景熙对每次的团队作战项目都很重视,因为只有在那时才能展示他作为一名治疗选手的能力,这次也不例外。

        团队作战他被分到了B组,对手是实力颇为强悍的D组,队伍里的剑士和气功师都是有选拔进入战队的水平的,徐景熙感到有些棘手。

       开场还不到5分钟己方就处于了劣势,己方的召唤师首先被清出了场,第六人上位,很快担任攻坚手的狂剑也被对方气功师打得血条清零。

       徐景熙的额头泌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手上操作却不敢停歇半分。他一边小心的躲避着对方的攻击,一边趁着战术走位的空档给队友回升血条蓝条。

       对方的弹药专家打得异常凶猛,各色技能劈头盖脸的往己方的术士头上砸,眼看血条就要被清零,徐景熙咬紧牙关,灵魂语者十字架一挥。

       恢复术!

       术士的血条立刻回升一截,接着乘此空档再是一个天使威光,术士方才已经冷却完毕的诅咒之剑和巫毒术一并发出,弹药专家一个僵直之后血条清零。

        反击成功!徐景熙暗暗松了一口气。

       尽管如此,之前与对方落下的差距还是没有得到多大改变,徐景熙所在的B组终究还是输了。

        懊恼的他挠挠头起身准备离开座位,一双修长洁白的手附上了他的肩头,鼓励性地拍了拍。

     “打得不错。全局观和洞察力很好,加油。”温润的嗓音引得徐景熙经不住回头看去。这一看,他差点惊叫出声。

     “喻、喻队长!”站在他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一直当作偶像看待的喻文州。

       喻文州笑着伸出食指摇了摇,示意徐景熙不要太大声,接着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喻文州离开的背影,徐景熙有些失神。

       喻队长说我打得不错,喻队长居然夸了我。

       看来···得再好好加把油努努力才行。

       徐景熙暗下决心。

*

      第七赛季,徐景熙出道,如愿以偿的进入了蓝雨战队。

      不过刚进战队时的他还是个毛头小子。虽然身为奶爸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但他平常还是有点畏畏缩缩。即使一直努力尝试着和战队融合,和队友交流,但还是免不了有种疏远的感觉在。为此他苦恼了很久,却一直找不到解决办法,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

       G市的夏天可谓难耐之至。即便并不属于四大火炉之一,但那独特的闷热气候还是让人无法脱离空调的怀抱,特别是对于蓝雨战队的这群宅男来说。

       很不幸,蓝雨训练室的空调在强力运转半个月后宣布罢工,该死的热浪就像永远打不完的僵尸一般,一波一波朝队员们袭来,那酸爽感简直不言而喻。

      最怕热的黄少天首先嚷了出来,把键盘往电脑前一推,大喊着“不干了不干了,热死本剑圣了!”然后一撩衣服下摆,毫不在乎的展示了一下他那并没有什么腹肌的肚子,直接蹲坐在高速运转的风扇前。

      然后,他就被宋晓无情地从电扇前扯了开去。

       再然后,黄少天就和宋晓打起来了。

       郑轩一边嘟囔着亚历山大,一边时不时侧过头看热闹;于锋冷哼一声,对此行为示以深深的不屑;喻文州微笑着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成功阻止了黄少天和宋晓的幼稚行为。接着宣布了他俩明天的训练量加倍。

       徐景熙在心里适时地意思意思心疼了一下黄少和宋晓。

     “今天确实有点太热了。”喻文州沉思了一会,抬头提议,“要不大家到我和少天的房间打地铺吧,我们房间的空调昨天还是能用的。今天就当做先休整一天。“

    “好好好好,这个注意真是太好了!!”

     “队长英明!“

     “没空调简直活不下去啊···压力山大····”

       带头喊起来的还是黄少天,似乎是忘了队长刚刚才宣布明天给他加训的事。

        队员们一个个都兴奋地起身收拾起桌子,徐景熙不知为何有些犹豫。

     “小徐,怎么了?”邻座的郑轩察觉到了徐景熙的不对劲,低声问道。

        徐景熙一愣,笑笑,“我没事,郑轩前辈。”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是尴尬不愿跟我们一起去呢···哎···压力山大。”郑轩点着头,一副释然的表情。

        似乎······被猜中了·····

        徐景熙有点小郁闷。

      “唉,你要知道,蓝雨就是这样。”郑轩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大家其实都很好相处,就是有时候没个正型。你多跟我们接触接触就活络起来了,别老是那么生分,你这样,反倒让我们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蓝雨是个包容性的队伍,把这当成家就好了。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还有队友帮你撑着呢。”

      “你说对吧,小徐。小徐?”

        郑轩见徐景熙愣在那半天没有反应,心想坏了坏了,莫非刚刚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戳中了小徐的敏感点。这可是队长交给自己的任务,要是黄了队长还会饶得了自己?他可不想三倍训练量。

        郑轩心里直犯嘀咕,徐景熙却突然抬起头来朝郑轩微笑。

     “谢谢。”

       这会儿轮到郑轩愣住了。

     “我以后会尽我所能去和整个战队融合的,谢谢郑轩前辈关心,真的很感谢。”徐景熙眼神真挚的盯着郑轩,目光多了一种郑轩以前从未察觉到的东西。

        好歹是完成了队长交给自己的任务,郑轩长舒一口气,对于这神发展他既有点庆幸,又有点莫名其妙。

     “压力山大啊······”他嘟囔着,重新整理桌子去了。

       徐景熙看着四周打打闹闹的队友们,在内心轻声笑道。没错啊,郑轩前辈说的没错。这里是他的第二个家,他还有这么多可靠的队友在身边,他还有这么多人可以信赖,可以依靠。

       他不需要有任何顾虑,因为荣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心里好像有什么结成疙瘩的东西消无声息地解开了。

*

       铜质锁舌交合的喀拉声响起,徐景熙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徐景熙前辈。”卢瀚文站在半开的门前轻声唤道,目光里满是担忧。

        几年的队长历练已经让他的性子沉稳了不少,不再是几年前那个横冲直撞的小鬼了。不过,永远活力四射这一点倒是没有改变。

       徐景熙回过头,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是瀚文啊,让你们等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我马上过去。”

       虽然从卢瀚文受任队长之职的那天起,他就已经将对对方的称呼改为了“队长”,但私底下需精细还是会习惯性地称呼“瀚文”。在他眼里,卢瀚文永远是那个一刻不停粘着他的毛小孩。

      “前辈在看什么?”

         眼尖的卢瀚文一眼就瞅到了徐景熙手里的相片,眼神发亮地望向他的徐前辈。

      “很多年前的蓝雨大合照。”徐景熙扬了扬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卢瀚文,“第六赛季时拍的。”

      “啊,这个一定是徐景熙前辈了!”徐景熙见卢瀚文一脸兴奋地指着相片中的自己,点头笑笑,默认了。

      “前面的这个······是队长!?”

      “黄少那时候居然也这么正经过!!?”

      “卧槽!不会吧!那个应该不是郑轩前辈吧!”

      “就是郑轩前辈。”徐景熙揉了一把卢瀚文的脑袋,微微伸长了手臂才够到。居然长这么高了,他在内心哑然失笑。

      “那时候的郑轩前辈可是很温柔的。黄少也是,宋晓也是,队长也是。如果没有他们我可能就很难融入蓝雨吧。”

       徐景熙抬头望向窗外宁静的夜色,目光深邃像是回到了七年前。

     “但是······”卢瀚文低垂下脑袋,“大家都走了啊。喻队长,黄少,宋晓前辈,郑轩前辈,现在连徐景熙前辈你······”

     “别担心。”徐景熙打断了卢瀚文的话,从对方手中接过相片,挂到了训练室墙上一直闲置着的钩子上,退后两步,满意地勾起唇角。

     “因为,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感谢你们,我的伙伴。

       愿我们的故事,永不完结。



        End

评论(4)
热度(44)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