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王喻】暖冬(童话风,圣诞Paro)

*依旧甜甜甜

*许久前的圣诞贺文现在终于可以放出来了

*Ooc有

*使用愉快W

----------------------------------------------------------------------------------

初雪的降临,荣耀魔法森林迎来了白色季节。

四周是一片白茫茫,郁葱和深绿皆在这纯的发亮的素色中隐匿了生机。厚厚的雪层上零零星星的分布着一串串脚印,显现出的坚硬冻土露出醒目的深褐色。在这样的季节里,随意开口,一缕白烟就伴随着字音的吐露从口中逸出,融入干冷的空气。

嘎吱,嘎吱。这是踩在被白雪覆盖的落叶上的声音。

两只雪白的长耳朵一晃一晃的穿梭在灌木丛中,与周围的素白融为一体。

“需要来点蘑菇么···兔子先生?”怯怯的声音从枯木桩后传来,旁边的矮灌木动了动,抖掉点叶上积雪。兴欣的果狸乔一帆探出了脑袋,手中提着的竹篮上覆盖着一层菖蒲叶。

长耳朵转过身,反应过来的乔一帆立即涨红了脸。

“抱、抱歉,喻先生。刚才没认请是您。我,我······”

喻文州温和的笑笑,以示自己并不在意。

“没关系。蘑菇的话家里已经藏了一些,你去东面找找少天吧,他应该需要。”

乔一帆乖巧地点点头,向喻文州道声再见,便缩进灌木丛中没了踪迹。

嘎吱,嘎吱。喻文州继续忙不迭地向前赶路。

冰凉的晶体开始纷纷扬扬的落下来,粘在喻文州的斗篷,棉靴和长耳朵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小片水渍。

又下雪了啊。

喻文州望着有些灰蒙蒙的天空,不由加快了脚步。

“杰希,我回来了。”喻文州将铜制钥匙挂在木门后的小环上,解开斗篷抖干净了积雪。

高大的麋鹿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深棕的鹿角在微黄灯光下泛着柔和的色泽。

“文州你怎么又变成人形了?”麋鹿盯着喻文州一头柔顺黑发中生出的两只毛茸茸的长耳朵开口道。

“我觉得你还是兔子形态时可爱一点。”

喻文州将斗篷挂在一旁的白桦枝上,督了一眼麋鹿那几乎要打碎吊灯的长鹿角淡定回应。

“嗯。我也觉得你还是人形态时帅一点。”

麋鹿被噎了一下,无奈笑笑。随即周身升腾起一股白烟,墨绿发色的英俊青年出现在烟雾缭绕中。

“我这不是为了早点见到你么。人形走不快。”双手抚上喻文州的脸颊,侧头啄了一口。却不料过于庞大的鹿角差点碰倒一旁的橱柜。喻文州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破了功。

“行了,行了。”喻文州摸摸对方放在自己脸侧的双手。有些凉。

“我让你买的松树你买了吗?”

听到喻文州提起这个,王杰希蓦地陷入了沉默,直到对方疑惑的歪了歪头,他才勉强开口。

“霸图那边说什么要保护生态环境,不让伐木。雷霆和百花我都去问过了,全部没有了。包括微草内部也没有多余的松树。很抱歉···文州你准备了那么久······”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愧疚的神色叹了口气,避开过长的鹿角抱住身前人。

“算了,没事。没有松树我们一样可以过。这样吧,杰希你坐下来。”喻文州将王杰希拉到红木制的长条沙发上,绕到了对方身后。

王杰希感到一双微凉的手覆上自己的眼睛,指腹有一层薄茧,温热的气息随着柔和而低沉的声线喷在耳廓上带来些许麻痒感。

“闭上眼睛,不要动。待会给你个surprise。”顺从的阖上眼,刹那间陷入一片无边无际的混沌中。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好几个荣耀季······

“好了,站起来吧。”喻文州的声音将王杰希的意识拉回。刚想要站起,王杰希就双膝一软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板上。

头部几乎重了一倍,这是王杰希最直观的感受。等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喻文州就笑吟吟地将一块巨大的碎玻璃举到王杰希眼前。

王杰希看到镜中的自己已是另一副模样。巨大的鹿角上插满了冬青叶和针叶树的枝条,中间时不时点缀着几颗不知名的红色球状浆果和晒干的松果,最顶上的黄色五角星闪闪发亮,形成一圈温暖的光晕。鹿角的分叉上还细心地挂了几个或金或银的小铃铛,稍一晃动,铃铛就一齐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像极了仲夏时节悬挂在窗框前的风铃。

“这······”王杰希看着已经化身为圣诞树的自己,无奈笑笑。

“还真有你的。”

喻文州弯着眉眼,晃晃长耳朵,好似恶作剧得逞的孩子。王杰希觉得对方虽然平时一副八面玲珑运筹帷幄的样子,但有时候却意外地孩子气。不过这一面也只有他能看到就是了。

出乎意料的可爱呢。他想。

王杰希伸出手学着喻文州方才的样子遮住了对方的双眼。

“闭上眼,我也给你个surprise,别偷看。”

喻文州点点头,自觉扯过自己的长耳朵挡在眼睛前,表示绝对遵从指令。

王杰希小心翼翼地顶着满头物什进了里屋,出来时手中多了个长条盒子。他拍拍喻文州,对方松开双手接过盒子。

“礼物?”喻文州歪歪头。

“拆开就知道了。”王杰希努努嘴。

当长条盒子被打开时,王杰希满意地在那一刻看到对方眼中是掩藏不住的欣喜和惊讶。

一条柔软而厚实的藏青色围巾安静地躺在盒子中央,末端各有两个口袋,分别用棕色和白色的棉线绣着一对鹿角和一双兔耳朵。

“喜欢么?”

“喜欢。”喻文州将围巾取出一圈圈绕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双手缩进两个口袋里。

“挺暖和的。”

“让我也感受一下?”王杰希说着就伸手要往围巾口袋里探去。

“不给。”喻文州笑着躲开。

王杰希不依不挠,喻文州决不妥协,两人很快就闹成了一团。清脆的铃铛声响成一片,为这出温馨闹剧演绎着最舒心的伴奏。

最终还是王杰希凭着身高优势占了上风,冰凉的双手挤进早已被喻文州焐热的温暖口袋里。当一刹那间指尖相触,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偌大的房间里,只能听到双方起此彼伏的呼吸声慢慢转化成了同一频率。

“杰希。”

喻文州轻蹭着对方的鼻尖,王杰希的温热鼻息打在脸上带给自己一种无法言喻的熟悉感,让他觉得有些晕乎乎的。

“嗯?”

王杰希扭头,凑到喻文州的耳边厮磨着。

“圣诞快乐。”

藏青色的包裹中喻文州捏了捏对方的手掌,只用两人可以听到的音量轻声道。

眩晕间他似乎听到对方轻笑一声。

“你也是。”

以吻封缄。

平安夜里,雪白的长耳兔跳上深棕的鹿角,高大的麋鹿抖抖身子奔向远方,逐渐化作一个小黑点······

融入素白的寂静,消失于晨曦前的黎明。

 


评论(9)
热度(42)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