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方有始终(一)

*人生头一次写韩叶,ooc私设有

@寒死胖子娜别吃了 姑娘的点文

*会完结,不坑,但时间未知【躺

*年都过完了才来写新年梗不要打我X

*可订阅tag方有始终

----------------------------------------------------------------------

       今年冬天,H市下了场大雪。史无前例,非常罕见,罕见的连叶修都不禁唏嘘起来。

       他好歹也算半个H市人,但就这么大的雪,也是今年头回遇见。想着,他又搓了搓冻得发僵的手。

       同样遭到驱逐令的魏琛搬了个小马扎,一屁股坐在叶修身边,晃了晃腿悠悠开口。

     “老叶,想不到咱们也有同甘共苦的一天。”

       接着自顾自地拢过叶修的肩,恶意的蹭了几下。

    “呵。”叶修冷笑一声。抬起左手就是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拍掉了魏琛乱吃豆腐的手。

    “谁跟你同甘共苦了。我这是为了女士们主动退让,你那是太过猥琐驱逐出境。”

     “啧啧啧。”魏琛悻悻然收回爪子竟难得的没有搭话,在左兜里掏了又掏摸出一根白沙叼住,又从右兜里翻出一个打火机,回头瞟了一眼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的兴欣的女人们,暗戳戳的将打火机凑到嘴边摁下,袅袅烟气伴随跳动的火苗不断升腾着,一直上升到发梢处融入湿冷的空气。

    “说吧。今年你和老韩,怎么过。”

      叶修盯着魏琛的烟勾起了馋虫,翻遍衣兜无果后,认命的往嘴里丢了颗戒烟糖——自从他和韩文清正式在一起后所有的烟都被韩文清没收了,连老魏也迫于老韩和老板娘的威压不敢借烟给自己。

     “能怎么过?带他回家呗。”叶修翘起二郎腿,向后微仰,惬意的眯起双眼。

     “必须带他见见家里人了,这可是我家老头的行政命令。”

       没错。行政命令。                                                       

       刚和家里人宣布出柜的时候叶修整个人都是神经紧绷的,直到现在还是感到有些头皮发麻。那时候的他已经做好被父亲打断腿,再扫地出门的准备。虽然近几年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同性间的感情也逐渐被世人接受,他们不再被当做异端看待,但叶家归根结底骨子里还是个传统到极致的家庭。再者自己离家出走多年,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带回来个男人,换做是哪个当父母的都会多多少少有点受不了。

       不出他的意料,二老知道这个消息后震惊得无法形容。叶母抹着眼泪问他能不能改,叶父气急败坏抡起拐杖朝叶修背上就是狠狠一下,直接把儿子打跪在地上,扬言要和这个不争气的大儿子断绝关系。接着叶修就被软禁在了家中,连大门都不许迈出一步。直到叶秋回来对二老哄着劝着这才把就知道给他惹麻烦的哥哥救出来。

       韩文清在叶修被软禁的第一天就通过叶秋知道了叶修的状况,但作为导火索的他又不可能直接跑叶家要人,那只会让叶修的处境更糟。于是在对方回到H市的第一时间他就一张机票直接飞了过去,还没呆上一天又被叶修塞上飞往Q市的航班飞了回来。叶修的拒绝韩文清陪伴的理由很简单——二人都是职业选手,新赛季已经开始,韩文清不能因为这事耽误比赛,毕竟身后还有整个霸图。叶家的事他自己会处理好。

       但叶修嘴上是这么说,后来的日子可谓如履薄冰。他连电话也不敢往家里打,就连每年春节也只能窝在兴欣网吧和老魏关榕飞凑合着过,是真正的有家不能回。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比赛也照常一场场认真打着,与家里不尴不尬的关系终于在时间的暖化下融了冰。某天,叶父一个电话毫无征兆地打到兴欣,一句“过年带他回来看看,要审查。”虽生硬无比却总算解开了叶修心里的小疙瘩。

       长舒一口气的叶修再次遇见韩文清时拍了拍他的肩。老韩,你那凶神恶煞的脸过年回家可别吓到我爸妈了啊。然后他就听到韩文清冷哼一声,世界突然颠倒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已经被对方压在了身下。

     “自己逞强的代价。”韩文清沉声。

     “嘿嘿,见家长啊?”魏琛一扯嘴角露出一个猥琐至极的笑容,眼里满满的都是八卦。刚想再说几句就被震耳欲聋的怒吼吓得硬是憋了回去。

     “魏琛!!————”陈果“啪”的一巴掌狠狠拍在了厨房门上。

     “你又抽烟!”

       魏琛一哆嗦,烟灰直接抖落下来尽数掉落到了手指上。

    “嗷!——”一声被烫到后的惨嚎响彻云霄。

    “呵呵。”叶修抖抖脚,一脸的看好戏不嫌事大,对着魏琛比了个口型。

       喜闻乐见。

       魏琛突然有了种想把烟头摁到对方脸上的冲动。

       闻声探出头来的苏沐橙看到魏琛嗤笑两声,又向叶修招招手。

    “你什么时候走?”

    “今晚七点的飞机。”韩文清一面回答着副队的问题,一面把最后一件羊毛衫塞进旅行箱。

       张新杰看了看腕表,“你还有一个半小时。”顺手拿起桌面上丁零当啷串满钥匙的霸图纪念版钥匙扣递给韩文清。

    “钥匙别忘带。守门大爷昨天就回家过年去了,拿不到备用钥匙。”

     “好。”韩文清接过微微颔首,将钥匙扣放在了背包里层。

    “我走了。”

       叶修放下碗筷,伸了个懒腰对兴欣全队宣布道。

    “冬休期走亲戚归走亲戚,游戏都别落下啊。特别是你,方点心。”

     “去去去!”方锐没好气的推了叶修一把,“像我这种敬业的职业选手怎么可能会忘。反倒是你老叶,可别只顾得和老韩这样那样回来分分钟被打趴下啊。”

      虽然敏感词汇已隐秘跳过,但乔一帆等一众小年轻听到这话还是红了耳根。陈果大声咳嗽了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顺便狠狠瞪了方锐这个为老不尊的一眼。

      接受到老板娘威压的方锐大大立刻噤了声,改成和魏琛一起对叶修挤眉弄眼。

       叶修冷笑一声表示不跟你们这两个单身狗废话,拽过搭在椅背上的呢子大衣披上,抱了抱站起来送别的苏沐橙,拉起行李箱。回头,勾勾唇角。

     “走了啊。老板娘你们可别太想我。”

     “快走!谁会想你。”陈果没好气的将叶修推出门外,半晌冲那个已经远去的身影喊了一声。

      “路上小心!”

       身影顿了顿,抬起右臂向兴欣众人挥挥手,没有回头。陈果看着那个黑色身影消失在漫天素白之中,逐渐被夜色吞没。正如一年前他刚走进这个名不经传的小网吧,笑着向自己询问。

     “嘿,老板娘,你们这儿还收网管吗?”

        嘲讽,烟瘾,不着调,却又强大得让人心安。

       唐柔看见自己的闺蜜红了眼眶。

  

       TBC


评论(5)
热度(130)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