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方有始终(四)

*人生头一次写韩叶,ooc私设有

@寒死胖子娜别吃了 姑娘的点文

*会完结,不坑,但时间未知【躺

*年都过完了才来写新年梗不要打我X

*可订阅tag方有始终

前文:    

    --------------------------------------------------

     “嘶——老韩你真狠。“叶修一手扶着腰,一手插进衣兜里半靠在韩文清肩上。立领的呢子风衣在凌冽寒风中显得尤为弱不禁风,厚厚的羊绒围巾裹住了大半张脸,连带耳朵一起遮得严严实实,独留一双澄亮的黑眸带着些许倦意和疲态偶尔转动两下,透过仅存的间隔漫不经心地扫视过亲昵挽着手臂的情侣们,亦或是腋下夹着公文包步履匆匆的加班族。

       韩文清拨弄了两下叶修头顶针织帽上的绒球。

    “自己惹火的人,没资格抱怨。”

       一字一句咬得甚是清晰,口中呼出的白气伴随字音的吐露融入干冷的空气中,直白到过分的话语听得叶修老脸一红,幸亏有围巾遮挡着——他从小就是如此,羞耻点总跟别人不大一样。对待垃圾话防御满分的叶修却每每被韩文清偶尔直白的情话逼得丢盔弃甲。不知是一物降一物,还是老人口中常说的命中注定。

       呼啸而过的黑色别克在路旁一个急刹车,尖利刺耳的锐鸣震得叶修耳膜生疼。车窗摇了下来,探出一个脑袋,很快又缩了回去摇上车窗。

        西装革履的青年从车门后钻出,适中的步幅,没有褶皱的袖口,弯曲的恰到好处的手臂以及一丝不乱的头发无不显示出他拥有良好的教养,甚至说是精英式的礼仪修养。单看相貌那青年竟与叶修有七八分相似,但二人气质仅从远观便可知差的不是一点两点,说是十万八千里也不为过。

    “哟,来的挺快的。超速罚款没啊?”叶修懒洋洋的冲那青年挥挥手,也就意思意思地打个招呼。

       青年皱皱眉头,满脸不悦,快步走到叶修跟前,“混账哥哥你······”接着注意到了叶修扶着腰的手。

       脸色微红地别过头,这才发现旁边还有韩文清这一号人物在。

     “额······”青年纠结了一小会,试探性地问道。

     “哥、哥夫?”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丝毫不留情面地破了功,扶着韩文清的肩笑得不能自持。

     “叶秋,从小到大我第一次发现你还有这天赋噗嗤。”

        自认为心理素质还不错的韩文清听到这个称呼也忍不住出额角抽了抽,一巴掌拍在幸灾乐祸的叶修背上。

      “别闹。”

        接着转向名叫叶秋的青年。

     “直接叫名字就好。”

     “这······”叶秋犹豫了,“要不,我还是叫韩大哥吧。”

        怎么听着像黑社会老大一样。韩文清心道。不过还是爽快地点点头。

        叶修和韩文清在叶秋的带领下很快找到了那辆黑色别克,一窝在舒服的真皮座椅上叶修就发出满足的叹息,腰部的酸胀感减去大半,让他有一种死而复生的错觉。

       人是舒服了,嘴自然也不能闲着。叶秋刚踩下油门开出去没两公里,就看到叶修扒着座椅靠背凑了上来。

     “弟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吧。”叶修的语调故意拖得很长。

     “不急。”听到这别有深意话语叶秋瞬间便知道自己哥哥在打什么鬼主意。

        韩文清抱臂坐在一旁默默听着叶家两兄弟侃大山,没打算参与这久违的感情联络。

      “你不急,老头子肯定急。”叶修正经道,俨然一副兄长模样,“咱家传宗接代的历史重任可就落在你肩上了啊。”

      “说说呗,老头子逼你相亲没?”瞬间完成从严肃到调侃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叶秋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这十年来到底经历什么,怎么刚一回家就这么八卦,如此热衷自己的终身大事让他都不禁怀疑对方是不是暗藏了什么阴谋。

        其实这些倒真是叶秋想多了,叶修这回是真的在好好关心自家弟弟的下半辈子幸福。昨天韩文清在宾馆里的那一番话叶修认真琢磨了下,细想下来发现自己还真是够不负责的,如果中国有个最不负责任兄长排行榜他大概可以稳居前三。

       十五岁离家,中途就回过两次。一次是第十赛季退役后,另一次是跟家里宣布出柜那会儿。自己的弟弟虽然嘴上总是混账哥哥混账哥哥的叫,但其实很黏他,这点叶修还是清楚的。小时候兄弟两都对叶父的军事化教育抱有很大成见,叶修以不能让弟弟误入歧途为借口直接偷了叶秋精心准备的行李,这一走就是十年。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因为自己的一时私心叶秋多背负了多少,他不得不将所有事情都做到最优秀因为他肩负的期望是双份的。他不得不独自承受叶父阴晴不定的古怪脾气,因为那个唯一可以和他一起分担的人正不知所踪。他做着自己不是那么喜欢的金钱交易,硬着头皮学会应酬,因为他是叶家的“独子”。而这原本都是叶修的责任。

        自个儿逃得还真干脆利索。叶修自嘲。

     “相亲倒是有过几回。不对眼。”叶秋应着,猛地一个急刹。没系安全带的叶修因为惯性瞬间向前栽去,幸好韩文清及时出手拉住了他,否则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就要出现“荣耀联盟职业选手因安全疏忽意外身亡”——这种报道想想都画风不一。

        车子在胡同口前停下,一看就知道是颇具历史的老建筑。青灰色的砖已在长年累月的雨水冲刷下斑斑驳驳,左一道右一道交杂相错的白色痕迹是岁月留下的任性。自行车和电瓶车随意堆放在巷道两侧,显然这里不是交警城管会光顾的地方。老旧的木门和铁门上一水儿红对联,中间杂夹着几张倒福,甚至还有一户人家高挂起了红灯笼。红色的鞭炮纸在门前被扫成一堆堆,与地上覆着的凌乱白雪相互衬映,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新年欢愉。

     “老韩。到家了。”叶修从后备箱里提出行李,眯了眯双眼。忽然扯起嘴角笑出声来。

     “女婿见丈母娘咯~”

     “正经点!”

       韩文清黑下脸低声呵斥。

       刚拔出车钥匙的叶秋心累地叹了口气。

       唉,今年过年有的忙了。

 

  TBC


PS.距离大战还有96天求学霸们的考试加成buff啊【打滚。完结倒计时,大概还有十更左右,等我回来。对帝都风俗不太熟希望有B市的小伙伴能够私信我一起讨论下【够。以及,你们真的不来份小红心和小蓝手吗XX


评论(10)
热度(68)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