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方有始终(五)

*人生头一次写韩叶,ooc私设有

@寒死胖子娜别吃了 姑娘的点文

*会完结,不坑,但时间未知【躺

*年都过完了才来写新年梗不要打我X

*可订阅tag方有始终

*此章短小,不知所云,混更系列,下周重发一遍大修。真的暑假前最后一更。

前文:      四

    --------------------------------------------------

韩文清跟在叶修身后,行李箱轮子轧过积雪嘎吱嘎吱响个不停。

胡同似乎很长,走了约莫七八分钟还没望到尽头。七拐八弯绕过无数电瓶车,旧纸箱,杂物堆等诸如此类的障碍物,前方那人总算是停下了脚步。

韩文清抬头扫视了一眼。建筑物是典型的北京四合院,大门朝向东南,院中的正房建在砖石砌成的台基上,比其他几个屋都略大些。四方形院子的两边各有两个厢房,木质的门扉虚掩着,隐隐约约可以窥到一丝房内布局。正房与厢房之间一条青石底的走廊穿行而过,昨夜落雪融化的水渍还星星零零留下些许斑驳,未曾干涸。

“进去进去。”追上二人的叶秋瞅着两人站在门口不动弹,推推搡搡地将叶修硬是拽进了院子。

“妈!——”他冲屋里喊了声,片刻沉寂之后清脆的脚步从里屋一路传来,一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叶修苦笑着摇摇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唤出了那个十年来未曾出过口的字眼。

“妈。”声音很轻,尾音隐隐颤抖,却还是让叶母抑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你个死孩子还知道回来!这些年都跑哪去了!!”

叶母踏踏踏地蹬着高跟鞋三步并作两步,一眨眼就穿过庭院来到叶修跟前。叶修见势不妙刚想往叶秋身后躲,就被叶母一抬手直接抓住要害。

“啊!疼疼疼!妈,妈您轻点。”叶修痛呼一声,直接嚷了出来。他的耳朵被叶母反拧着,只好略微低下身子来减轻疼痛感,顺便朝韩文清频频投去求助的目光。

韩文清看着眼前挽起高高发髻的女人一遍流泪,一遍教训儿子。而被他拧着耳朵的青年虽然嘴上求饶不停,却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

这种事情,自己终归还是不要掺和为好。韩文清心道,然后无情的用目光回绝了叶修。

叶修大大表示这个世界真是灰暗极了。

教训够了也哭够了的叶母终是停了手,抽抽噎噎地拭着泪。恢复了常态的叶母总算有了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朝韩文清抱歉一笑,笑容中却有一丝丝尴尬。

“这位是小韩吧,刚才让你见笑了。”

韩文清摇摇头表示不介意,用眼神示意叶修按照计划的来。方才站在一旁揉着发麻耳朵的叶修收到韩文清的指令,立刻递上大盒小盒的礼品,语气神态里是道不出的殷勤。

“妈,消消气。这是我和老韩的一点心意,也算是我这个不孝子十年来的一些补偿了。”

显然是没想到叶修还会演这出,叶母惊讶地微微瞪大眼睛,反应过来后又嗔怪地用方言骂了叶修一句,具体骂的是什么韩文清也没听太懂,但不外乎是“死孩子”“瓜娃子”一类。

“哎呀,这真是······小韩你这孩子。”叶母看着堆在桌上的礼品盒和伫立在一旁的韩文清有些不好意思。虽说儿子带一个男人回家她还是没法适应,但人家都提礼上门了又不好给人冷脸看。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应付的叶母思索片刻决定还是把自家老头子拉出来当救兵。

“叶秋快去让你爸出来招待客人。”

从来不敢违抗父母命令的叶秋只好在叶修半是戏谑半是调侃地注视下硬着头皮进了里屋。

“咳咳。”一声咳嗽打断了叶母和韩文清单方面的唠家常,身着一套老式中山装的叶父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稳健的从阴影里走出,后面跟着满脸苦色不知被骂了多少句的叶秋。

老人的脸上没有过多表情,却处处透露着一股威严。剑眉微竖,嘴唇紧抿,棱角分明的脸庞,为叶家家主平添一份正义凛然之气概。

韩文清立刻起身站立。

“韩文清是吧。”老人点点头示意,“叶修跟我提过你······”

“叶修——!!”叶父陡然话锋一转,一脸怒容地冲还窝在椅子上的叶修吼道。

被吓得一个激灵的荣耀教科书条件反射地从座位里弹起,紧靠韩文清站好。

“腰挺直!肩放平!把你那懒懒散散的鬼样子收起来!!”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叶修慌忙调整好站姿,连带站在叶父身后的叶秋也不动神色地按标准站好。

叶家兄弟两不约而同地又回想起了童年那一段可怕的时光。

本就站得笔挺的韩文清终于明白叶修那么多坏毛病是怎么来的了。这就跟弹簧一样,压得越紧,释放的时候反弹得就越高。

俗称——青春期叛逆心理。

叶父看着终于有个正型了的叶修脸上的表情总算缓和几分。

“你跟我来,我有些事要和你谈”他用拐杖敲了敲地面,直视韩文清。
知道接下来大概就是审查环节的霸图队长郑重点点头,叶修悄悄偏过身子在他耳旁私语一句。

“我跟你一起。”

却不料已过半百的叶父听力依旧很好,这句蚊讷一般的话语被他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立刻气不打一处来。

“叶修你给我站十五分钟军姿!”

厉声呵斥直接给早已浑身疲软的叶修判了死刑。

韩文清捏捏爱人的手掌表示安慰。

叶秋在叶父身后透过肩膀空隙朝自己的混账哥哥做口型。

活该。

叶修秒懂了那两个字。



TBC


我的叶家大概是所有叶家私设里最普通的了吧XD

评论(7)
热度(67)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