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方有始终(八)

*人生头一次写韩叶,ooc私设有

@寒死胖子娜别吃了 姑娘的点文

*两章内完结。

*可订阅tag方有始终

前文:      四      

   -------------------------------------------------- 

    “新年快乐!”

       清脆的玻璃杯碰击声湮没在外头整耳欲聋的炮竹中。烟花肆意地在高空一个接一个地绽开,五颜六色的光火炫目得让人睁不开眼。京城漆黑的天空一片通明,亮如白昼。原本墨一般黑的低低矮矮的屋脊,此时如同被明亮的彩灯照耀得清晰可见。胡同口传来的汽车轰鸣从傍晚时分就未曾停歇,每个人都抓紧这最后的几分几秒赶回家去。

    “老韩,新年快乐。”一轮酒敬下来叶修的杯子已空了三回,此时正嘴角带笑单手托腮,侧头斜眼盯着韩文清。

       室内暖气很足,厚厚的大衣和羽绒服早已被脱下挂在椅后,或是扔在了沙发上。叶修内里的毛衣和衬衫有些短,露出一段雪白的手腕。空闲的手灵活地把玩着玻璃杯,修长的手指随意拨弄着杯颈,愣是没让一滴果汁洒出来——他和韩文清杯里装的都是果汁,这是叶修在兴欣时就提前和叶母强调过的问题。职业选手不喝酒,这条约定俗成的规定于他是没什么,反正也退役了,大不了一杯倒。可韩文清目前还在荣耀的舞台上拼搏,叶修想看着自己这位一如既往的对手和爱人了无遗憾地在自己的荣耀史上画下圆满句号。

    “新年快乐。”

       韩文清举杯示意,象征性地碰了碰叶修的杯子。

       看着韩文清一副正经的模样叶修嘴边的笑意更深了:“哎呀呀,老韩,新年有没有什么愿望啊?”

       韩文清皱眉思索一阵,刚欲开口叶修又立刻接了一句补上。

    “冠军什么的就算了,下个赛季的总冠军兴欣已经提前预约了。”

       韩文清:“霸图不会输。”

       他就知道叶修会来这招,那点小把戏就算呛得到别人也绝对不会呛到他。

    “很好很好,这么有决心很好。”叶修放下杯子自顾自地“啪啪啪”鼓起掌来,无视一旁叶秋看智障的眼神。

     “你们这群霸图老年人到时候被兴欣的小朋友们打趴下时可别哭啊。”

     “幼稚!”韩文清冷冷地回了两个字,顿了顿又补充道。

     “我们会全力以赴。”

     “啧啧啧,要发威了。那下个赛季要大展身手的韩文清同志要不要和我去外面转转啊?”

       韩文清有些惊讶,在他印象里叶修是个能不出去就绝对不出去,去对面买包烟都想找跑腿的死宅男。现在突然主动邀请他出去还是在这种大冷天,让韩文清着实有些摸不透缘由。一直听着二人对话的叶母看到韩文清的表情以为他是不好意思离席,连忙接口道:

    “去吧去吧,叶修你带小韩出去转转,多沟通沟通。”

        又转头瞧了一眼叶父的脸色内心默默补充:正好让叶修赶紧离开老头子的视线,省的父子俩又闹起来。

       叶修得到了母亲的放行证,拎起椅背上的大衣又把沙发上韩文清的羽绒服扔给他。两人向饭桌上的几位道别后,一前一后消失在了夜色里。

        两人肩并肩行出了好几里韩文清才开口问道:“你带我出来是要干什么?”

       没了长辈在场的拘束,他的口气随意许多。

       叶修抓了抓头发弄掉头顶粘着的雪花,口鼻被严严实实捂在围巾里,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你没看见我爸那越看我越不顺的眼神?我稍微没怎么坐正他就一计眼刀丢过来,再不出来我就要被他瞪死在饭桌上了。”

     “再说,”他突然笑出了声,“我有点东西想给你看。只是现在还不行。”

        韩文清:······

     “话不说清楚很好玩吗?”

     “好玩。”

     “无聊。”

     “看你一脸不爽快这么有趣的事怎么就无聊了。”

     “幼稚。”

     “老韩你就不能换几个词,语文水平有点糟糕啊。”

         ······

       大街上车辆渐少显得有些冷清。

       几个小孩子三五成群地凑在街边玩着手里的烟花棒,明亮的火光映在眼里叶修顿生熟悉之感,不由有些出神。

    “那种烟花棒我和叶秋小时候也经常玩。”

    “打火机用到后来不知扔哪去了就互相用烧着的那头互对点火。”

     “火花很容易溅到羽绒服上烫出个洞,每次都是叶秋那个傻瓜被溅到。”

     “他当时吓得要死怕被我妈骂。”

     “我就和他把衣服互换了。”

     “谁知那天恰好我爸回来,我被老头子摁在院子里罚跪了两小时。”

     “我那弟弟躲在房间里偷偷掉眼泪,扒着窗沿看我。”

     “真是的,明明罚跪的是我他哭个什么劲啊。”

        叶修的眉梢染上一丝无奈,转头看向韩文清。

     “你说对吧,老韩。”

        韩文清没有出声,他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平时毫不正经关键时刻却让人无比心安的男人,这个他欣赏的,敬佩的,爱着的男人。突然伸出手理了理对方的围巾。

    “走吧。”他说。

       迈开几步,回身。

       对方站在茫茫大雪中的路灯下,暖黄色的光自背后晕开来,朦朦胧胧,耀眼得让人禁不住看去。

       这一看就再也移不开双目。


TBC


以为考完就结束的我真是太甜了。每天上10小时课简直升天。这篇拖这么久写起来都快没手感了。追文的各位GN抱歉啦。比哈特ლ(╹ε╹ლ) 


评论(7)
热度(53)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