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文手修炼中\Cp吃得极杂\不定期失踪人口\更文看心情\爱蓝雨,爱文州,喻文州是我的光\欢迎调戏约稿X
Cp@寒歌亦湮

【韩叶】半盏灯(河神韩X狐妖修)

*妖怪paro。架空设定。

*河神韩文清X狐妖叶修。略OOC

*这种一点都古风不起来的文风我也很绝望啊X

@阿九 姑娘的点文

-----------------------------------------------------

妖界相传狐妖有三好:身娇,妩媚,宜推倒。韩文清听闻该总结冷笑三声,顺道捏碎了一个茶杯。

住他洞府上头的某位莫说身娇妩媚,那只白毛狐狸只能让韩文清想到:嘲讽,欠揍,爱烟草。妥妥的狐族异类,还是变异了七八百年的那种。可就是这只怎么看怎么不着调的狐狸,却是狐族千年来以唯一一个升过仙的。

“老韩——躲着我干嘛呢!”身着淡青深衣的男子怀里揣着一坛酒,侧身绕开意欲阻拦的侍从,笑眯眯地走向韩文清。

被对方两只不停晃悠的毛绒耳朵搅得心烦意乱的河神大人干脆别过脸去,冷哼一声。

“三天两头跑过来,你当我这儿是客栈?”

男子也不恼,一撩深衣下摆直接坐到了唯二一张石椅上。

“诶,今个有正事。”

听闻此言对面那人立刻转过头来,正了脸色。
  “什么事?你那边出问题了?”

狐狸伸出食指摆了摆,把一直揣在怀里的酒坛子搁上石桌。

“找你喝酒算不算正事?”

“······叶修。”河神两旁的侍从仿佛听到了捏骨头的声音。

“这可是我从张佳乐那个秘密小酒窖拿来的,最好的百花酿。”

“叶修!”

看着对方握紧的拳头似是下一秒就要挥过来,男子止住刚到嘴边的话语。沉默几秒叹了口气。

“老韩。抱歉。之前没跟你解释清楚。”叶修说着收了那两只晃个不停的耳朵,软下身子摊在石椅里把弄着刚从酒坛子上拆下的封绳。

“但我真的不能不管她。”

韩文清铁青的脸色因为叶修的道歉缓和几分,听到后半句又冷下脸来沉声道,“你应该清楚把人类带进来的后果,何况她的身份足以让大半个妖界与你为敌。”

“我当然知道她是谁,她是沐秋的妹妹。”叶修不假思索。

“她是除妖人苏沐秋的妹妹。”韩文清毫不留情地纠正。

叶修坐直身子,“老韩,别劝了。你知道没用的。”

他看向韩文清,脸上是对方再熟悉不过的表情。那一瞬间,韩文清就明白叶修这次大概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妥协了。他深深看了这只总是特立独行的狐狸一眼,站起身直接向里屋走去。

“你小心。”

韩文清没有回头。

十分钟后小侍从缩着头战战兢兢地站在里屋门口。

“韩文清大人。”

“怎么了?”河神正在翻阅张新杰上个星期送来的快报,抬起头时还紧锁着双眉。

小侍从顿时被这副表情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颤抖着声线道:“叶、叶修大人临走时留下这个东西。说是一、一定要交给大人您。”九十度鞠躬,双手奉上。

韩文清接过,挥挥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小侍从立刻弯着身子退了出去,速度堪比逃离案发现场。

叶修留下的是一张竹质信笺,触感很像某人随便从什么竹子上顺手刨下来的。韩文清瞟了一眼正面“致老韩”三个张牙舞爪的大字反手翻到背面。背面的字体更加潦草,甚至让他觉得自己就算是在睡梦中也绝对比这个写得好。仔细辨认了一会字体,待韩文清终于

把上面写了什么看明白后差点没忍住把这片竹子扔出去。

致老韩:

    沐橙说未月初八人间有花灯可以看,我瞧你每天待在河底也闷,一起来如何。那可就说好了,到时老地方桥头见。

 未月初八,不就是后天吗!人间又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地方,过去哪有这么容易。而且,谁跟你说好了啊!

这只狐狸,什么时候才能不乱来······

韩文清觉得心好累。

 

“叶修,我看到他了!”苏沐橙拉拉叶修的袖口,指了指远处一个正在不断接近的黑点。

“嗯,眼睛挺尖。表扬。”狐狸揉揉小姑娘的头,以资鼓励,又理理被自己揉歪的小辫。

韩文清也老远就瞅到了桥头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倒不是说他的视力有多好只是那两人实在让人难以忽视。有点懒散但长相实在出挑的青年加上活泼可爱眉眼刚刚长开几分的小姑娘,这对组合想回头率不高都难。

真不愧是狐族,天生一副好皮相。韩文清腹诽。却不知为何对那些停留在叶修身上的视线感到不爽。

“好慢啊,河神大人。”狐狸掏掏耳朵,故意拉长了语调对着眼前一身黑色劲装的韩文清揶揄道。

韩文清直接无视这攻击力过弱的垃圾话,半蹲下身子与苏沐橙视线齐平。

“你好,我叫韩文清。”

“你好,我叫苏沐橙,叶修麻烦你照顾啦。”小姑娘弯弯眉眼,丝毫没有怕生。

叶修无奈地拍了拍苏沐橙的肩,“喂喂喂,不带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再说我哪里需要老韩照顾了。”

“我看你是挺需要照顾,三天两头惹事。什么时候把上次弄坏的那把新杰的折扇赔了?”

“嗯嗯。”苏沐橙点头附和。

感受到关爱儿童目光X2的狐妖大人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女大不中留。

火树银花夜,流光盈彩天。

人间的花灯节果然是一派不负盛名的繁华景象。摩肩接踵,毫无夸张,流光莹彩,目不暇接。

叶修对这些新鲜事物着实好奇,可也就是左顾右盼的程度。苏沐橙就不同了,她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拥有这个年纪孩子独有的好奇心,再加上之前与哥哥生活时常年奔波没有多少机会参加这种集会,所以这次花灯节还是她人生头一回。

“叶修,去那边看看好不好?”苏沐橙指着人群最密集的一块地,双眼发亮地望向叶修。狐狸抬眼估摸了一下人数只觉头大。

“要不我们······”叶修劝阻的话语还没出口就被小姑娘拉着手直接扎进人堆里。

苏沐橙人小个子矮,扎进大人中间立刻就没了影。叶修怕她跟丢,只好死死攥着苏沐橙的手也硬着头皮往人群里挤。三人中间身材最结实的韩文清就比较苦逼了,跟在两人身后被来来往往的群众左推一下,右撞一下,是不是还有骂爹骂娘的抱怨,全都在疯狂考验着河神大人的忍耐力。

 等叶修和苏沐橙终于停了脚步,韩文清的耐心也基本耗了个干净。

“你们,”他刚想严肃一番,却在说出两个字后猛然止住,伸手拍了拍正扶着膝盖大喘气的叶修。

叶修拍了拍满是褶皱的外衫直起身,只是一眼就和韩文清一样顿住身形。

沿河的回廊挂着一水的红灯笼。金鱼灯,走马灯,六角宫灯被各路小贩系在火红中间招徕数不清的顾客。河上飘了满河的莲花灯,被夜晚泛起的迷蒙河雾氤氲着笼在其间。点点微光恰似星河,映着每个人眼里的亮。桃花过渡、鲤鱼跳龙门等做工精巧的彩灯被摆在河中间的廊桥上,两端围了一圈叽叽喳喳兴奋无比的小孩儿还有跟在一边看孩子的大人。卖各种吃食的小摊贩伴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吆喝穿梭于人群之间,夹杂乡音的喊声却怎么也盖不过欢乐的气氛。

“老韩。”叶修笑着用胳膊肘捅捅韩文清,眼里流动的光彩是许久未曾见到的。

“这节日还不赖吧。”

韩文清双手抱臂定定地看着这人间的灯火阑珊,半晌才发了声。

“嗯。是不错。”

 

那头的苏沐橙也在廊桥看够灯了,小跑回来提议去回廊走走。那儿的人流量不算大,倒是很适合闲庭漫步一番。

一路走去小贩们极力推荐自家的东西,每一样叶修都悄悄瞧一眼苏沐橙,看小姑娘没有流露出心动的神情也就顺理成章地拒绝了。韩文清在后头看着觉得好笑,但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觉得这样的叶修还······挺可爱的?

猛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对叶修用了什么形容词后,河神大人又立刻把刚刚翘起的嘴角绷成了直线。

这种家伙,跟可爱有半毛钱关系?极力为自己辩解的韩文清因为耳根不正常的热度内心烦躁。

前面那人突然停了脚步,正胡思乱想的韩文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一个踉跄差点撞上去。

“你停下来做什么。”韩文清开口语气有些冲,却发现对方根本没听自己的,只是呆呆愣在那目光落在一只花灯上像是要把眼睛粘上去一样。

“叶修?”苏沐橙也停了下来,疑惑地拉拉叶修的衣袖。

感到拉动的叶修回过神,看着苏沐橙抱歉笑笑。

“走神了。”

“那个灯,怎么了吗?”苏沐橙指着那盏被对方盯了好久的花灯问。

“没事没事,就是觉得那上面画的山挺像咱洞府那块,底下那湖有点像老韩地盘。”叶修答。

苏沐橙眯着眼仔细瞧了瞧,“诶,还真有点像。要不要买?”她昂起脖子问。

“不用,走吧走吧。”叶修拍拍小姑娘的肩又招呼一下后头的韩文清,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得继续往前走。

前头与这的景致相差无几,花灯,小贩,熙熙攘攘的人群。三人走了半个时辰就都感到有些乏了。

“我们回去吧?”叶修看着一连打了好几个哈切的苏沐橙说道。

韩文清正欲点头,却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撂下一句“在这等我一下!”又一头扎进人堆里,叶修连喊都没来得及就不见对方人影。

“真是的,老韩搞什么呢。”嘟囔着,顺手拍了拍旁边的一块空地很没形象地拉着苏沐橙坐下,百无聊赖地盯着青泥板上的两个影子发起呆。

旁边不知何时突然暗了下来,叶修瞟了一眼那个多出来的影子危险地眯起双眼。

“这位小爷,怎么不去看花灯啊?”

一个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尖酸声音兀地响起。

叶修抬头,对方的脸孔隐藏在阴影处看不真切,但估摸着最多也就十七、八岁。一身破破烂烂的外衫像是在泥地里滚过一遭,脏得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额前的碎发粘成一团应是许久未清理了。

“有事?”他没有立刻起身,而是不动声色地把迷迷糊糊的苏沐橙护在身后,嘴角仍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弧度。

对方晃了晃手里的木棍,“最近手头有点紧,还请公子借点碎银花花。”

感情是个抢劫的,叶修心里冷笑一声,藏匿在暗处的左手悄悄凝聚起法力,只需一瞬便能让对方彻底趴下。

“抱歉啊,今天你恐怕要在这过夜了。”叶修笑眯眯地说,左手猛地一转。

“快点快点,别让阿福他们等急了。”几乎是在叶修施法术的同一时间,两三个半大的孩子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跑了过来,其速度之快是万万避不开这一招的波及范围的。

糟糕!叶修一惊。用尽全力将法力控制到了三成,但动作还是因为幅度过大被小流氓看出了原本的意图。

木棍不由分说地就砸了下来,“你居然想暗算大爷我!”吼声夹杂着怒气。因为人界灵气不足的缘故这时候再施法已经来不及了,带着苏沐橙也无法及时闪避。叶修心一横干脆将苏沐橙护在怀中,打算挨过这一击。

然而,预想的钝痛并没有袭来,一只手将木棍生生拦在了半空中。

“滚!”只是一个字,低沉的嗓音却像带了冰碴子般让人在夏天感觉到深入骨髓的寒意。

小流氓哆哆嗦嗦地丢下木棍,两只腿软得几乎要跪下来。他踉跄着后退两步,立刻转身向远方跑去。跑得虽然跌跌撞撞,速度却快得让人觉着像逃命。

孬种。韩文清不屑地冷哼一声,转过头又皱紧了眉。

“为什么不用法术?”他看向叶修。

“哎,一言难尽。”叶修夸张地摇摇头,下一秒就被韩文清手里的柔光吸引了。

“这是······花灯?”

“嗯。”韩文清伸手递给叶修,“想着还是买了。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他手里的灯正是长廊里让叶修失神的那一盏。

“谢了啊,老韩。想不到你还挺······”叶修正欲接过,却突然一把抓住韩文清另一只空着的手。力道之霸道饶是韩文清也没挣脱开来,就被他拉到灯笼处反转一下张开手心。

“你的手,是方才伤的?”叶修一脸正色。

对方难得正经地表情让韩文清下意识地说了实话。

“嗯。”几秒后他又补充道,“无妨,没有大碍。”

“我们现在就回去。”叶修拽着韩文清的手,“你离开水已经够久了,本身灵力就匮乏。再加上受伤,现在就得送你回去。”

“我说了。无大碍。”河神企图劝阻对方。

“听我的。”

这般强硬的叶修,除了苏沐橙那件事韩文清倒是从未见过。

他,是在关心自己?

韩文清不由有些失神。


“娘亲你看!有只狐狸在天上飞!“扎着双丫髻的小姑娘扯扯母亲的衣袖,兴奋地指着墨蓝天幕,稚嫩童声很快引来无数探究的目光。

那位母亲急忙捂住女儿的嘴:“嘘——嘘——小孩子别乱说。小心狐仙大人显灵把你抓去吃了。”她朝周围人抱歉一笑,攒紧了女儿的手快步离去。

“可是真的有狐狸啊。”小姑娘不甘心地瘪瘪嘴,这声轻微的嘟囔很快便湮没于欢声笑语中不知去向。

······

韩文清是被某人的响动弄醒的。准确来说是被手上黏湿温热的奇怪触感弄醒的。

昨晚被化了形的叶修驮在背上,谁想那只狐狸飞得实在太随心所欲了,韩文清只觉腹中翻江倒海止不住的恶心感一阵阵上涌,刚一回到洞府就吐了个干净。浑身疲软的河神倒头就睡,谁知第二天刚一睁眼便是这番景象。

“你在干什么?”韩文清看着趴在床边的巨大狐狸满脸黑线。

狐狸动了动舔麻的舌头,“帮你疗伤啊,还不快感谢我。”说着又在韩文清昨晚的伤口处舔舐起来。

“我自己会疗。”韩文清想抽回手却被巨大的狐爪一把按住。

“我疗得比较快。”狐狸弯弯眉眼,满脸的‘信我没错,快吃安利’。

韩文清:······

这满手的口水印真的让他好想揍人啊。

算了算了,随他。河神大人放弃抵抗重新躺好,看着雪白的庞然大物继续不厌其烦地贡献口水,两只毛绒绒的耳朵随着动作一前一后摆动,看得人心里痒痒。

“叶修。”韩文清下意识地开口,等他立刻回神想要止住话题时狐狸已经抬眼看了过来。

“那个······”河神难得语塞,“我马上就要经历天劫了。”

“如果这次成功渡过。”

“我就要,”

“升仙了。”

叶修嘴上的动作就是一顿,白雾过后狐狸消失,黑发男子重新出现在了韩文清眼前。

“挺好的。恭喜你呀老韩。”

对方笑笑,眼里满满的真挚。

“渡劫这种事对你来说算什么,成功后就能去天上享福啦~”

韩文清盯着叶修的眼睛。

“我以为,你还有别的话要跟我讲。”

“比如,三年前那件事。”

叶修收了笑容,眼里温度冷了几分。

叶修是狐族唯一一只成过仙的狐狸,至于这个“过”字,全因三年前的事而起。

当年的叶修法力无边,甚至诸位神仙都拿他毫无办法。好在他并不因此为非作歹,还算是只守规矩的狐狸,有些事情天上那几位也就随他去了。五年前他升了仙后,开始游历人间,就当所有人以为这只狐狸要从此销声匿迹时,三年前的某一天叶修公然保护一位名为苏沐秋的除妖人再次震动妖界,而这事也不知为何捅到了天界。天界在以狐族的刘皓为首的诸多妖怪的愤怒呼声中,只好砍去叶修一半修为,贬下凡界。从此,这只叱咤一时的狐狸便真的了无音讯。

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逃过了一劫,直到韩文清在自己的洞府里发现了一团毛绒绒的不明生物。

当时的叶修伤得很重,砍修为可不是小事,如有不慎便会伤及性命。河神请来了张新杰,调养了一阵对方的身体才慢慢转好。那只狐狸等到终于恢复至能去外界走动了,一个不留神又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韩文清气得砸碎了一盏上好的骨瓷杯,派人在妖界凡界找了整整三个月,遍寻无果后只得作罢。

叶修这一去又是一轮春夏秋冬,再次回来时不再孤身一人,身后多了一个小女孩——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

“沐橙的事我会处理好。”叶修淡淡答道。

韩文清起身,“别装傻,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狐狸看着他弯起眉眼,“我还真不知道。河神大人您说明话。”

韩文清紧了紧拳头,强忍着没发作:“当初那件事谁不知道是刘皓那小子耍的诡计。你当初救苏沐秋虽是震动妖界,但其实也就我们几个和各族长老知道。按理来说不可能在一夜之间传遍大小角落。”

他抬眼瞥了一下叶修的脸色——还算正常——韩文清继续道:

“况且这事本来已经压住了风声,刘皓不知搞什么鬼名堂拉了一帮人非要跑去要求声张正义,把天界闹得没法了才做了那样的决策。”

“他就是看你不顺眼想把你从狐族的至高点拉下来,真是阴暗地够可以。”

韩文清越说越气,语气里的厌恶不加掩饰。

反观当事人却像个没事人似得坐在一旁,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听评书般听得津津有味:

“然后呢?我要怎么样?”

“叶修!”韩文清看着对方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可是一半的修为!你就甘心?!你刚到我洞府里时新杰说你活下来的几率只有六成!”

“你差点就死了你知道吗!”

叶修叹了口气,在韩文清灼热的视线中把架着的腿放下。

“老韩,我这不是没死嘛。”

“当初救沐秋时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一半的修为还便宜我了。”狐狸笑笑,仿佛一半的修为跟菜摊上六文一斤的大白菜相差无几。

“刘皓心术不正,即便现在混了个狐族长老的名头也终究成不了大器。我何必和这种人计较。”

“再说若与他争斗免不了会损己,沐橙还需要我照顾,我不能负了她哥的嘱托。”

“气多伤身啊,韩文清大人。”

青年不知何时又变成毛绒绒的雪白球团在床边,黑亮的眼睛盯得韩文清别开脸去。

“哼。算了。随你。”

河神大人攥了攥床单。

这狐狸,真拿他没办法。

 

韩文清渡劫前毫无预兆。那天正赶上叶修例行去张佳乐那淘百花酿,在成功把对方气得跳脚大喊“叶不修你个混蛋!下次再敢来我揍死你!!“之后,狐狸心满意足地起身回家。

想着去老韩那走一遭送一坛子酒增进一下“邻里感情”,迎接他的却是空荡荡的洞府。

“韩文清大人已经渡劫成功了。”颤颤巍巍的小侍卫是这么告诉他的。

也不知心中是何般滋味,叶修只记得他笑着把那坛酒交给对方嘱咐一定要收好,不做片刻停留回了自己洞府,直到傍晚时分被苏沐橙叫起吃晚饭才回过神来。

“叶修,怎么了?”心细的小姑娘早在叶修进洞府时就看出了对方的不对劲,现在才找到机会开口询问。

叶修摇摇头,“老韩上天了。我是说,成仙。”他给自己舀了一碗汤。

“那他还会回来吗?”

“这个嘛······谁知道呢。”

叶修盯着碗里起起伏伏的凉瓜末咂了一口,

“啧,真苦。”

他的眼神黯淡下来。

 

“叶修叶修,这次的花灯节你自己去呗。我和秀秀已经约好了就不陪你了。”

苏沐橙笑眯眯地冲叶修挥挥手,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家哥哥。

心灵受到巨大伤害的叶修:······

真是妹大不中留了,狐妖大人做45°角伤感状。

人间依旧是火树银花夜,流光盈彩天。只是相比往年多了一份形单影只的落寞。

叶修绕过人多的廊桥,沿着回廊慢慢走着。过路姑娘们小心翼翼的眼神和绯红的双颊让他不由失笑。这幅皮囊还真是有点惹眼啊。

“哎,这位公子,您又来啦?”叶修闻声停下脚步,面前的小贩有些眼熟。
“你记得我?”

“那可不。”小贩指了指自己摊上的花灯,“去年您可是在我这看了好久的灯。上回瞧见您就觉着您气度不凡,这印象一深就记住了。”

“对了,您身边那位有几分侠气的公子怎么不在?上次他在我这买了灯,火急火燎地,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他······”叶修迟疑了一下,“他出远门了。”

“唉,那还真是可惜啦。今年的花灯节可比往年都要盛大。”

小贩摇着头,突然弯下腰来提起一盏莲花灯,

“公子,要不您放盏花灯?写上心爱姑娘的名字,保不齐神明保还能促成一段姻缘呢。”

“不必了。”叶修笑着推拒。那小贩却像铁了心要让叶修收下似得,继续道:

“怎会不必,就算公子您没有心上人,写个至亲之人的名也行啊。这河里的神明看到了说不准就能保您一家老小平平安安,也算积福不是?再说我想您那位朋友也定然不会希望您来花灯节空走这一遭,您就算不为自己也想想那位公子。这花灯,不收您钱!”

叶修被这小贩的伶牙俐齿说得毫无办法,接了对方递来的纸笔沉思一会,一笔一笔工工整整地写在纸上,折好塞入花灯递给小贩。

“好嘞,这就给您放河里。”

莲花灯被摇曳的烛光映得薄如蝉翼,在泛着水波的河面上开得甚是娇艳。那点星火缓缓向河中心靠拢汇入其余烛光之中,满河的莲花恰似万千星辰。

叶修静静地看着花灯消失在视野,告别小贩转身离去。

······

“这花灯怎么漂到这来了?”正在河边洗衣的姑娘从水里捞起已经湿了半截的莲花灯。

“许是昨夜花灯节不小心顺着支流漂到这的吧。”她身旁的同伴猜测道。

那姑娘取了中心的蜡烛,就见里面还塞着一张白纸,已经被河水浸湿了一些。

“韩文······最下面的字看不清了。”姑娘盯着那糊成一团的墨撇撇嘴。

同伴笑着从她手里夺过字条,折了一折又塞进莲花灯放到河中:“行了你,这一看就是个公子的名字,准是哪位姑娘写的。你这样,小心误了人家的终身大事。”

姑娘连忙噤声,拣起湿衣服用力搓洗起来。


转眼之间数轮春秋,叶修觉得自己这日子过得越发糊涂了。除了每月去张佳乐那讨一次酒,各大领地转一转,架不住黄少天的缠人程度和那话痨打上几场外,似乎就只剩下修炼一件事可做。沐橙那姑娘最近跟楚云秀走得近,也难为她身为一个人类能在妖界找到朋友。但欣慰归欣慰,对于自家妹妹快把他这个孤家寡人的老狐狸忘了这件事,叶修还是免不了要长吁短叹一番。

“看来今天又不回来了。”叶修扫了一眼桌上的半只烤鸡,还有一旁苏沐橙留下的字条,对着末尾那个画上去的大笑脸只得无奈笑笑。

他从地窖里端了一坛酒,提着一盏灯,在无边夜色中走出洞府,一撩外衫下摆就这样直接坐到了河边。

脱去鞋袜的双脚浸在沁凉的河水里冷得叶修一个哆嗦,他晃晃腿咬开了酒坛的封绳,熟悉的浓郁酒香丝丝缕缕溢出来。

“张佳乐这酒,还真是数年不曾变过。”

不像这世间,早已物是人非。

叶修灌了一大口,很快就泛上些许醉意。从脚底贯彻全身的凉却又让他保持一定的清醒。他依稀记得以往每值盛夏,自己也是如此在河里寻得凉爽。而那时总会有某个家伙黑着脸从河底冒出,之后又是免不了的一番打斗。

这洁癖莫不是张新杰传给他的?叶修仰头又是一口,双眸覆上一层薄雾。手边的灯在这夜里晕出一小片光亮,上面的矮山与河湖似是此时此景的写生。


[“哇。叶修,这盏灯你居然还留着。”苏沐橙对于柜子上的物什发出感叹,“我还以为按你的性子早扔了呢。”

“怎么会。”叶修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身边前来做客的河神,“这好歹也是老韩流血牺牲换来的,扔了岂不是太绝情了。”

下一秒他就被“绝情”的韩文清按在了地上。]


“这灯,也不知能烧到何时。”叶修摇摇晃晃地放下手中的酒坛子,“等到家里那几截蜡烛用完,可就再也没有啦。”

“老韩你这家伙。要是等到这灯熄了还不出现。”他的身上散发着酒气,已是半醉地倚在一边。

“那我可就上天去找你了。”

不知是被自己的“上天”说法逗笑了还是已经喝得神志不清,叶修扶着坛子笑仰过去,没了平日里在沐橙前装出稳重模样的他此时笑得更像只狐狸。

那只随心所欲的狐狸。

天幕上的满天星光自他眼中下一秒就要坠下,坠入河中变成映着烛光的莲花灯,变成那夜的河。

“用不着你上天。我下来了。”

熟悉的嗓音兀地响起,笑声顿时止住了,接着是漫长而让人心焦的寂静。

叶修慢慢回头看去,那一袭黑衣像是完美地融入了夜色,却又耀目地令人挪不开眼。他的双眸在灯火中逐渐弯成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好久不见。”

这灯,终将是不用点到天明的。

 ----------------------------

“你什么时候回去?”叶修从烤鸡上撕下一个鸡腿丢给韩文清,手指向上指了指。
    韩文清接过摇了摇头,“不回去了。我修为不够。”

    叶修一副你逗我的表情,那口鸡肉愣是卡在嗓子里半天没咽下去。

“咳咳咳。”他好不容易顺过气来,“你不是都渡完劫了吗,怎么会修为不够?”

“我拜托天上那位把我弄下来的。”韩文清满意地看着对方越瞪越大的双眼。视线移到对方这些年多长出来的两根狐尾上。

“我算过了,补回失去的修为的时间刚好够你长出第九根尾巴。”

“既然三年前我无法陪在你身边。”

“那么这一次,就让我陪你可好?”

  叶修难得被噎了一下,半晌把手里的烤鸡都扔给韩文清。

“算啦,随你。”

  区区渡劫算什么,就算是十八层地狱,有你在又有何惧。

 


END



评论(7)
热度(65)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