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清柚

囤稿ing,文州永远白月光
Cp@寒歌亦湮

【韩叶】云起之时(三)

*巨坑,伪军队paro,架空世界观(未来高科技+现世世界观)

*主cp韩叶,微量喻黄,其他都是友情向。

*可订阅tag云起之时

前文链接:  

---------------------------------------------------

坐落在大漠中的城市总是带着一股独有的野蛮劲儿,空气干燥至极,烈日毫不留情,狭窄交错的街道与掩面而行的路人都屈服于漫天风沙之中。

街角的小酒馆依旧如往常一般热闹,身着汗衫与工装背心的大汉们赌博喝酒,污言秽语是最寻常的开场白;身姿曼妙的女郎穿梭其间,暗送秋波的同时来一招“顺手牵羊”。烟味,香水味与汗水的酸臭味混杂在一起,奇妙的化学反应让酒馆的空气污浊而迷离。

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那个独自喝酒的男人。

防沙帽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过长的衣裤像是一个巨大的套子,让每一寸肌肤都时刻处在保护之中。男人的脚边放着一个破旧的小箱子,提手处已被磨到脱漆,看起来与地摊上50块2个的便宜货别无二致。他似乎有些局促,双手不住地摩挲酒杯,时不时喝一口酒又抬眼环视四周,像是在等什么人,又像是,躲什么人。

男人的脚轻轻踢着小漆箱,声音极轻,却似一把重锤每一下都敲打得他心口发颤。在那晃动的阴影里,隐约露出箱子一角。那是片很小很小的红色枫叶——联盟嘉世军的标志。

天色渐沉,酒馆里的人们换了一波又一波。不同于的白日里吵吵嚷嚷的市井之人,夜晚来到这里的酒客沉默而安静,他们像是深夜找寻歇脚处的游魂,冷漠之下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血腥气。

酒馆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男人摸出两张纸币压在空了的杯子下面,紧了紧衣领,起身拿着小箱子低头走了出去。急于离开的他似乎并未注意到阴暗角落里,那道掩盖在帽檐下的锐利视线。

“张副官,D区发现目标。”

“跟紧他。”无线耳机里传来张佳乐的声音。

 

男人缩着肩膀,步履匆匆,深色衣物在暗夜里是最好的保护色。他在交错的狭窄巷子里穿梭,再复杂的路线也无法阻挡他的脚步分毫。身后的跟踪者走走停停,与男人保持着一段距离。突然,男人飞身闪进了一个拐角,跟踪者心里一惊,几步快速跟了上去,然而拐角的背后却再无男人身影。

三分钟后。

木门吱呀一声推开,消失已久的男人从门内走了出来。

“呼,总算甩掉苍蝇了。”

他摘下防沙帽,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转身正欲关门,喉间忽然触到一片冰凉。男人顿时僵住,小心翼翼地视线下移,只见一把匕首抵在他的咽喉处,在无边夜色中泛着冷冽寒光。

身后兀地响起一个声音:

 “老关,这么着急走干什么?”

关榕飞当场大脑当机,那沙哑而慵懒的嗓音曾是他最为熟悉的。他僵硬地回头,眼前是一张在记忆中盘桓了三年的脸。

“叶队…….”他颤抖着唇,从齿缝间挤出这个久违的称呼。

 

“来,老关,坐。”小招待所内,叶修拍拍自己身旁的空位子,示意关榕飞坐下。关榕飞尴尬地笑了两声,摆摆手,还是坐到了叶修的对面。

他咽了口口水,两手交握不停摩挲着手指,抬头盯着叶修的脸扫了一遍又一遍。

“真、真的是叶队啊?”

叶修被这个笨拙的问句逗得笑出了声,“怎得,你还要验验真伪?要不把脸借你摸摸?”,说着起身就要把脸凑过去。

“别别别,我可不敢,我这不是太久没见着没带面具的你了吗,不太习惯。”关榕飞吓得连连往后缩,但语气明显放松了下来,“你那出场方式真是怪瘆人的。”

“测测你警惕性高不高。”叶修锤了下关榕飞的肩膀,“东西都在吗?”

“在的在的,”关榕飞弯腰将随身的铁箱拎到茶几上,扳动箱子侧面的金属块,一个浮空显示屏瞬间弹出。他先是在显示屏上操作一阵,又是扫描虹膜和指纹,严丝合缝的箱子这才缓缓露出真面目。

与外表不同的是,箱子内里是昂贵的绒面材料,上面静静地躺着一枚小巧U盘,旁边嵌着一管晶莹的蓝色液体。

叶修盯着这两样东西沉默许久,最终拿起了那枚U盘放到手里颠了颠,合上了箱子。

“老叶,你······真的想好了?一旦走上这条路可就不能回头了。”关榕飞直直地看向叶修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呵,”叶修轻笑一声,“三年前我就想好了,只是没成想到头来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他握了握手中的U盘,“再说,我这不还有你嘛,嘉世首席研·发·大·师。”

“你可拉倒吧。”关榕飞没好气地呛回去,一把拍掉叶修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突然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欸,对了老叶,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叶修眨眨眼睛,勾勾手指示意对方凑近点。关榕飞一脸困惑地凑了过去,只听叶修压低声音、语气神秘:

“我有援兵。放心,没把你暴露。”

他忽然直起腰来,丢给关榕飞一串钥匙和一张小纸条。对方猝不及防地接下,差点让东西掉到地上。

“按照纸上的地址去找沐橙,她知道怎么做。还有,保管好钥匙,你会有用的。”

叶修说完,将椅背上的黑大衣一披,大踏步地离开了房间,留下还没回神的关榕飞与小铁箱面面相觑。

这儿可是荒漠怎么会有援兵?

援兵······援兵······

卧槽!不会是霸图吧!?

关榕飞一脸惊恐,开始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感到忧虑。

 

叶修溜回指挥所时已是子夜,在从大门溜进去和爬墙进去之间纠结三秒后,果断选择了后者。他三下两下脱去手套,裹紧外衣,双脚起跳双手顺势抓住了第一层的窗台,紧接着手臂猛地发力,脊背向上弓起,一个利落翻身,松手的时候已经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延展仅有10公分的窗台上。

全过程不足15秒,悄无声息。

融入夜色的身影就这样在一干巡逻队员的眼皮子底下,顺顺利利地攀到了司令的休息室外。

叶修慢慢调整好气息,一点一点地推开了休息室的窗户。就在他已经半只脚跨过窗户的时候,“啪”的一声,所有休息室的灯一齐亮了起来。

韩文清黑着脸,在灯火通明里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去哪了?”来自韩司令的灵魂质问。

叶修顿时有点骑虎难下,他跨坐在窗栏上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关榕飞的行踪是张佳乐派人偷偷告诉他的,虽然还不清楚用意何在,但的确是绕过了韩文清没错,叶修断不可能供出他来。半夜溜出怎么想都不像去干好事,而事情的原貌他也不可能这么早就向韩文清和盘托出。因此寻找一个令对方信服的借口,这才是目前最需要的。

“有点私事要处理。吵着你休息了?”叶修一脸诚恳,打算先含糊过去。

韩文清双手抱胸,盯着叶修的目光未曾离开分毫,脸上写满了“鬼才信你的话”,却意外地没有再追问下去。

“进来。坐在窗台上像个什么样子。”他收回视线,转身往屋内走去,任由叶修在后面又是一通瞎倒腾。

待两人陆续躺下后,时针已缓缓走向了“4”。指挥所中静得可怕,被黑暗剥夺了视觉的人们,其他感官被无限放大。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得宛若耳畔,明明相隔好几米,却似乎能听到对方心跳的频率。

“叶修,”韩文清突然开口,声音低而沉,

“答应我,别逞强。”

对方没有回答。

叶修听着韩文清的呼吸渐渐变得匀速,缓和,开始带上细小的鼾声。缩在被子里的手慢慢攒紧了那枚小巧的U盘。

“我答应你。”

他轻声说。

TBC

果然还是做不到日更XD

评论(4)
热度(32)

© 和风清柚 | Powered by LOFTER